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Waiting for U》(Ming&Kit)

*主mk,另外两对也会出现哈

——————————————

【01】

 

出院那天,天下着小雨。

见Ming整个身子已经钻进了车里,站在一旁撑伞的妈妈也合起伞,打开车门进了驾驶座。

可没想到Ming那家伙又突然从后座探出身,一只脚支着地面把身体带出来,打着石膏的右腿此刻完全暴露在了雨里。

他靠站在车边,用没打石膏的右手勾起卫衣帽子扣在头上,对站在住院部门口身着白大褂的Beam医生用力挥起手来。

“Beam医生,我会想你的!”

“你也要想我呐!”

Ming极有辨识度的声音穿透过雨幕钻进医生的耳朵里。本想转身离开的Beam嘴角抽搐了下,他顿了两秒钟,最终还是把手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抽出来,也冲他挥了挥。

看到Ming脸上绽放出的灿烂笑容,Beam心里却沉甸甸的。

那笑容跟此时潮湿的阴雨天一点也不相配,跟它所赠与的人,也就是自己,也充满了违和感。

Ming被再次从驾驶座上下来的妈妈督促着按进车里,车子发动,他却还在隔着玻璃跟Beam挥手。

Beam看着车子驶远,卸下脸上僵硬的笑容长叹了口气,转身进了住院部大厅。

没走几步,就看到柱子后面手里攥着病历本呆呆杵着的Kit医生。



“走了?”

“恩,走了。”

“哦,那我上去了。”

小个子Kit医生整张脸上写满了惆怅。
见他话音刚落转身就要走,Beam皱起眉头,立马上前一步拉住了他的一只衣袖。

“Kit,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告诉Ming?”

“这样真的很怪……”

Kit停下脚步,手里的病历本却突然往下掉了一截。于是他手指暗暗用力,捏紧了病例本上的夹子,指节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开始泛白。
他转过身,垂着眸子,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

“Beam,我没办法开口。”

“Ming他……他现在喜欢的人是你……”

Beam听了Kit的话气得几乎要原地爆炸,他再也看不下去昔日里那个精力无限的暴脾气Kit医生天天一副精神不济郁郁寡欢的丧夫样了。

“放屁!”

Ming喜欢他?这他么真是个笑话!

Ming在失忆前喜欢谁、又追了谁、跟谁在一起了多少年,随便哪个人都知道吧?
鬼知道为什么那个天天粘着Kitkat乱晃的大型犬Ming kwan会在车祸后就粘上他啊?!
难道就因为他折了腿,而自己恰好是医治他的骨科医生?
三个月以来自己兢兢业业工作,因为Kit的原因而对他布施的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如果这些是Ming kwan变心的理由,Beam是真的是很委屈了。



正低头心伤的Kit显然被自己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抬头瞪大了眼看他。Beam看了下四周,拉着Kit进了步梯。

“Kit,你这是在折磨你自己,当然,也顺便折磨了我……和Forth那个蠢驴。”

“Ming只是病了而已,他忘记了我们所有人,大家都在努力让他记起自己,为什么只有你在逃避?”

“你是他的爱人,是他最重要的人,你瞒着他一切,这对他不公平!你明明是最希望Ming会记起自己的那个人啊!”

Beam一脸严肃,一只手死死拉着Kit白大褂的衣角,以防这个胆小鬼又像前几次那样落荒而逃。

“Beam,我真的不敢确定。”

Kit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敢确定,就算是在Ming出事之前,我和他之间,到底有没有将来以后可言。”

Beam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Kit,强行压下了想要伸手弹爆他脑门的冲动。

“拜托,你们可是已经在一起七年的情侣了啊,不是说好了年底还要去领养一个女儿……”

“Beam。”

Kit眼眶发涩,声线有些抖。

“你发现了么,Ming他这么多年,根本就从来没有带我去正式跟他的父母见过面。”

唯一的一次……Kit不想把那算入在内,他甚至并不愿去回想。那时Ming替他挡下了他父亲朝自己泼来的一杯热茶,耳朵后面的皮肤红了一周才好……是段极其糟糕的回忆。

Beam愣住了,他滚动了下喉结,想说出些安慰Kit的话,

“可是Kit,我被Ming kwan天天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盯着,我看他妈妈对我也没什么排斥感啊,再说了,他父母只是表面上强硬了点,但如果心里不同意的话怎么可能允许让你们两个毕业后就出来同居啊。”

虽然现在举这个例子不太合适,可是觉得那眼神恶心是Beam最真实的心情了。有几次Forth来接他下班,恰好跟Ming kwan那瘸着一条腿还要绕着自己转圈的家伙撞上,直接被那黏腻腻的眼神给惹得火冒三丈,几次想要跟病号动手,又几次被他跟在场的小护士拦下。

“因为你已经有了Forth了啊,Ming的妈妈当然不会觉得有危机感。”

Kit吸了吸鼻子,他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Ming刚转普通病房醒过来的那天,Ming的妈妈来找到他求他离开Ming的事告诉Beam。

“Beam,我真的…….”

Beam用手按了按太阳穴,

“Kit,可是无论别人对你们的感情持哪种态度,你都应该告诉Ming你是他爱人,你应该抓紧Ming,你只要认清你爱他这个事实就好啊!”

Beam轻叹了口气,接着笃定道,

“你们绝对,不该在这种时候,不明不白地结束。”

“我绝对不允许。”

Kit眼睛有点红,他用力抿着唇,把头抬了抬又低下。 



Beam很懊恼。

他不知道三个月前,面对手术台上面色苍白浑身是是血的Ming kwan,那个拿着手术刀冷静地划破爱人的皮肤,语气坚定地说“你不会死,我一定会救活你”的Kit到底到哪里去了。

手术持续了七个小时,他们对Ming kwan残破的身体修修补补了七个小时,终于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可Kit还没出手术室就软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Kit昏过去的那几个小时里,他和Forth、Pha和Wayo都守在Kit身边。

Kit眼角源源不断地往外淌着泪,好像是做了此生最可怕的噩梦。

他是那么爱他,那么地那么地想要留住他,是那么地想跟他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

后来Ming出了ICU,在普通病房里醒过来,当医生宣布他忘了所有人的时候……Beam突然意识到了,就是在那之后,Kit的行为和态度开始变得躲闪起来。

他不来看Ming,不来跟Ming介绍自己,也不允许大家在Ming的面前提起他的名字,只是偶尔会跟自己问两句Ming的身体恢复情况而已。

他不敢妄加揣测Kit的心思,Forth也跟他讲,Kit这么做其中一定有更复杂的缘由,这牵扯到他和Ming之间感情问题,既然Kit态度那么坚决,那他们就先不干涉,看情况再说。

可后来他实在耐不住了,多少次拦住Kit想跟他谈此事,都被Kit用各种借口消极应付了事。

Beam虽屡屡受挫,但他真的着实为Kit和Ming操碎了心。

要不是那天晚上他值班查房,他才不会发现,早就声称已经下班回家休息的Kit会出现在Ming的病房门口。

或许,一定,那个傻子这么做已经不止一次了吧。

Kit小小的身体几乎要全都贴在房门上,几经确认里面的人已经睡熟了后,他才动作极其温柔地转开门把手,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Beam回想起当时远远地站在过道里,望着这一幕的自己,那时他是什么心情?

自己最好的朋友,经历了差点失去另一半的痛苦,又莫名其妙地被自己的爱人忘得干干净净……最后竟有了想借此要把爱人推开的打算。

就知道这一定不会是Kit本来的心意,果真如此。

……

可是Kit到底因为什么事要这般自我折磨呢?

Beam此时望着欲言又止的Kit医生,他心里大概有了答案的轮廓。

“Kit,你可以不跟我说的。”

“你只要大胆地去跟Ming多多接触就好,反正他现在除了胳膊腿上还打着石膏,其他的已经好得大差不差了。”

“你放心,我和Forth,一定会联手把Ming kwan那个脑袋缺根筋的傻蛋拒绝到底。”









-tbc

评论(41)

热度(340)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