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Best Friend》(God&Bas)

▲短/rps/ooc
▲be预警

 

    

“Munich的牙齿很厉害。”

 

“Munich对人总是三分钟热度。”

 

“Munich破坏起家具来谁都拦不住。”

 

“Munich…”

 

送给God的二十二岁生日礼物,五公斤皇家进口猫粮。想到God平日里一提起Munich就眉飞色舞的模样,Bas觉得他应该会对这个礼物满意。

 

“HPBD。健康平安。”

    

用黑色水笔在便利贴上写好祝福,小心翼翼地把那张荧黄色纸片粘在猫粮的包装袋上。Bas把笔丢在一边,伸手揉了揉眼,感到有止不住的困意袭来。

    

仰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脖子在原位僵了两秒钟,突然想起了些什么似的整个人又挣扎着从地板上弹起。

 

打赤脚小跑到阳台,洗衣机果然早就不知何时停了转。

    

湿漉漉的几件T恤抱成一团,散发出淡淡的洗衣粉香气,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于是忍不住把头凑过去吸了吸鼻子,困意竟然也被赶跑了几分。

    

......

    

坐在阳台的小凳子上等衣服烘干,Bas拿起身旁不久前买来的多肉把玩。

   

躺在身旁的手机响了一声,扭头去看,锁屏上弹出一则已关注人的消息,是God的INS回复。

  

「转过脸嘛,只看得到背影」

「就先看背影吧」
 

   
 

哦豁,艺术家永远是那么神秘莫测外加惜字如金。

 

可God毕竟是八百年不回复别人一次的人……能被他勤奋地翻牌回复就已是万幸,Bas想了想,又点开他的主页来看。

 

……

 

God从巴厘岛回来后跟自己说,他在旅途中思考了人生后还是觉得孤独更适合他。

 

Bas不懂,他只觉得矫情。可God说话时认真的模样倒又不像是在跑火车。

 

“为什么啊?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啊。”

 

“等你再长大些或许就会懂了。”

 

自己只是不懂他,却总是被他当作什么都不懂。

 

当时God揉了两把他的头发,抿起嘴角对自己脱口而出的困惑做出最敷衍的回答。

 

虽然总是觉得不够了解他,但Bas几乎已经要放弃试着走进God内心世界的想法了。

 

他知道God之所以总是在自己面前表现地毫无保留,亦或是推心置腹,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幼稚脱线,是个适合倾诉的垃圾桶。

 

这样的想法掺杂的悲观色彩未免也太过浓重,转念想想,或许稀里糊涂地以这种身份做他的朋友也不错。至少自己有足够的理由可以在平日里呆在他身边,肆意地跟他打打闹闹,耳语说笑,又或者是在他生日的时候理所当然地送他礼物。

 

因为他们很要好。

 

把God在网上po的几张游记照片挨个儿给点了赞,熄灭了锁屏后开始从洗衣机里把烘干的衣服拿出来。

 

提示自己要睡觉的23:30闹铃按时响起,拿着衣架的Bas腾出一只手去按,闹铃界面却突然被来电所覆盖。

 

 

“Bas。”

 

“N'Bas。”

 

“Bas啊。”

 

 

被电话那头的人连唤了好几声,毫无准备的,Bas的心脏突然失频了一秒。听到电话里God并不规律的厚重呼吸,意识到他应该又是醉了。

 

这是他第二次接到God醉酒后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啊?”

 

真是不让人省心。

 

“在家呢……P'em送我回来的……我就想……恩给你说说……”

 

P'em是谁他不认识……这个醉鬼又要跟他说什么啊……

 

把手里的衣架放下,Bas坐回小板凳上,把手机开了免提。

 

“你说吧。”

 

“Bas……你说……我……演戏不好……舞也跳不好……也……不会唱歌……你知道……这……这我最不喜欢……”

 

“Munich也老是不听我话……”

 

“……”

 

“不过我会画画……但我也好久没画了……”

 

“你说……我怎么什么都做不好……”

 

“Bas……你说,你说我是不是不适合干这一行啊……我对不起大家的……嗝……期望啊……”

 

这个人总是这样,平日里一副努力上进不服输的模样,喝醉后又爱悲观地一股脑把自己全盘否定。听完God把自己说的一无是处的这番话,Bas也不知道要如何去开口安慰。

 

 

……

 

 

“喂,别这么说自己啊,你很好。”

 

“你已经很好啦。”

 

也不知道God在生日前夕受了什么刺激,又在胡乱伤感什么。

 

“我知道……我不好……”

 

“你真的很好。”

 

“不好……”

 

“……你很好。”

 

“不好……”

 

......

 

“你很好!”

 

把电话放在嘴边稍稍提高音量,电话那头的人总算不再反驳。Bas道了句“早点睡吧你”后迅速挂断了电话。这种没营养又让他心里极其不舒服的对话急需被切断。

 

Line上却又立马开始被God的碎碎念轮番轰炸。

 
「Bas我知道你是安慰我」
「没事  我知道那是你的真心话」
「我们可是最好的  你是真觉得我好对吧 你是最懂我的」
「Bas你现在真该在我身边」
「P好孤独啊」
「我醉了,头疼,难受」
「你说我怎么老的这么快」
「你才十八,我就二十二了」
「明天我一点都不想跟他们一起过生日」
「我就想呆在家切个蛋糕,跟我爸妈我妹还有Munich他们一起」
「对了还有你啊  你」
「你呢,你给我过生日麽」
 

……

 

我……过啊,当然给你过,猫粮都准备好了。

 

Bas不想再去看那些屏幕上的文字第二遍,它们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看得他心里憋得难受。

 

他们才刚认识不到六个月,God就把他当作是最好的朋友。

 

是最好的朋友啊。

 

Bas感慨,他们是真的有缘,他是真的幸运。

 

作为朋友,他是真的觉得God很好。

 

虽然那人总是满嘴跑火车,一见面就跟他讲冷得要命的冷笑话,一脸严肃认真地逗到自己没脾气,虽然偶尔会拒人千里之外地冷着脸发神经,也偶尔会把自己封闭起来消失几天,回头又跟他扯些乱七八糟的人生大道理。

 

但他声音很好听,他笑起来很温柔,工作认真,对粉丝很好,懂得人情世故,人帅又谦虚。

 

他是真的觉得他很好。

但这个人却总是不让他好过。

 

忘了是从哪一天开始,他终于说服自己:没关系,你可以爱他,不过要记得别让人发现。

 

可还是不敢去把那个想法在心里开诚布公地坦露出来,Bas早就把它藏在了一个比心底还要更隐蔽的角落。而他,带着早就已知的不可能的念想,也只能装作坦然地以另一种亲密的身份出没在那人的身旁。

 

他才十八岁,就要因一个人而无时无刻遭受“求不得”的痛苦。

 

……

 

手机屏幕上方的时间跳到零点。

Bas用力把悄然蔓延至喉咙间的酸涩重新咽进肚子里,用上齿咬住干涩的下唇。

 

 

My Best Friend,

 「生日快乐」

 

 

 

消息发送出去后把手机攥在手心,站起身继续把剩下的几件T恤挂起。

 

还没有尝试过在现实中把自己灌醉的感觉,是不是比清醒着自欺欺人的滋味要好一些。

 

 




 

 /或许The End
-做好朋友也很好吧(文发出去后发现蒸煮又在发糖 唉跳戏

评论(31)

热度(92)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