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我的男友(mk)

ooc严重
前两章合一起发 显得长一些
——————

【1】

在经历了Nam医生的第一百零一次告白后,Kit终于决定接受他。

将近三年的康复训练中,Nam医生几乎次次陪同,他照顾自已到无微不至,付出的比谁都多。人心都是肉长的,不知道从前的自己是否相信过日久生情,但Kit想,如今他是真的被打动。

答应了跟Nam医生见面,Kit看着点下楼。手机上的天气预报不准,淅淅沥沥的雨点才飘了几分钟不到,如今已俨然成了暴雨之势。

Nam发来信息说遇到堵车,可能得要他再等上十分钟左右。室内空调太冷,Kit走出公寓大厅,站在屋檐下吹自然风。

雨点打在头顶的雨棚上噼里啪啦炒豆子一样响,眼前不停有雨水如注的从楼上哗哗往下淌,Kit盯着看地出了神。

——————

每到这样的天气,他就觉得身边理应要出现个什么人。

那人有着明朗清秀的五官,身材瘦高却不显单薄。他会把手里的伞撑开,举起来跳着凑到他的身边。还会笑着弯腰看他的眼睛,臭屁地说着,

[看吧,今天P能顺利出门不被一点雨淋到,都是幸好有我在身边。]

类似的场景和话语在这三年里上演过太多次,Kit早已数不清。

潜意识和重复出现的幻觉告诉他,确实有过什么。他曾期许过的爱情,倾慕过的对象,悲喜交加的细碎回忆。总之因一场意外无疾而终,尽数沉没在被神明偷走的那几年里。

可现在,Kit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那个人以后真的不能再出现了。他已经有了正牌男友,生活步入正轨,于身于心他都该彻底痊愈。

Kit刚动了动指尖,身边那个虚渺的轮廓就真的嗖地一下消失不见。那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听他话,自己也还是老样子,每次跟他“见面”后都会被厚重的低落缠身。

空气吸进肺里,经过心脏附近时稍微有些费劲。手机在口袋里嗡嗡作响,Kit用手按了按隐隐作痛的胸口,眼睛紧跟着发酸。

“喂。”道出的话里带有他无法控制的颤抖。Kit顿了顿,他垂着眸子,费力地把横亘在喉头那种不知名的酸楚往下咽,电话里Beam的说话声也被乱七八糟的情绪冲淡到几乎听不太见。他看了眼空空如也的身旁,又飞快地收回视线,更加用力地把手机握在耳边。

那是他隐约知道存在着的却又不敢伸手去触碰的痂。生长出新肉又或是恶化成溃烂生脓的新创口,关于未来,他猜不到一丝一毫。

Kit心里清楚,大家默契地闭口不谈的曾经,一定是段非常不好的过去。所以偶尔会痛也要忍着。

他已经做得很好了,这是第三年。

熟悉的车型驶入视线。透过拥挤的雨帘,直到看到左右摆动的雨刷下Nam医生挂着温和笑容的面孔,Kit内心才稍微安定了些。他深吸了口气,承认自己从来都不是个内心强大的人。他贪恋安稳的当下,他能做的只有小心翼翼地去努力生活,不再给任何人添置困扰,也不再辜负任何人。

于是他还是试着卸除话里行间的紧绷和仓皇,对着电话那头的Beam故作轻松愉悦地炫耀。他说,“嘿,Beam,你一定猜不到,我恋爱了。”

【2】

约会固然谈不上有趣,但总归电影选的不错,就也不算那么无聊。

私人影院里的暧昧气氛他是第一次感受到,情急之下用口渴这种烂借口扭头猛吸饮料躲开Nam的吻,这让kit觉得既丢脸又抱歉。

他回了家,窝在沙发里在Line上跟Beam说自己和Nam医生作为情侣的第一次约会,讲到晚餐里的鹅肝寿司时,突然发现自己晚餐根本就没吃饱,于是只能哭笑不得地跑去厨房觅食。

空空如也的冰箱又让他不得不踩上沙滩凉鞋奔向楼下的711 。

——————

Kit满载而归,从711出来后要穿过来时经过的马路。

车冲过来的时候他在弯腰捡掉在地上还未开封的巧克力,刚开的一盒芒果不巧从另一只手上滑脱散落一地,他正惋惜,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躲。

被雨冲刷过的路面又湿又冷。Kit倒在路边,感到后背的衣物正在被哪里渗出的温热液体浸透,觉得自己还有些疼痛的知觉。他努力睁大眼睛,发现视野却开始逐渐变得模糊,张开嘴也发不出一个音节。

他是造了什么孽。
Kit想到了自己的家人朋友、他的男友,和他短暂的一生。
他不甘心,呼吸却越来越微弱。

那个瘦高的男人不听话,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举止怪异。

他似乎是把他掉落的东西都拾在一起,悉数推在一边,然后躺在他身边的水泥地面上贴着他低声耳语,吐出的话里不带一点热气,

[P,你想回到什么时候?]

Kit最后听见他说。


——————


Kit回到四年前。
他从卧室的床上坐起来,觉得头重脚轻,一抬头就看到墙上挂着的电子日历。

kit闻到烟味,吸着鼻子往阳台上走去。赤裸的双脚踢蹭到不少东西,烟灰缸,杂志,纸巾盒,不规则魔方……一路窸窣作响。

那烟鬼穿着棉质的背心短裤,背对他站。低垂的头颅从后看显得他脖颈修长,肩胛骨向上也翘起好看的弧度。他一只手臂抵在外阳台的水泥台上,另一只手里夹着截火星闪烁的烟头,烟灰已经续了好长。

Kit猜不出他是谁,却怎么也打不起一点警戒防备。

“P。”

溜进空气里的是一个疲惫又嘶哑的声音。

那人动作着手臂,缓慢地把烟头按在手边盆栽的土层里,接着道,

“我同意了。”

同意什么?
kit站在半开的毛玻璃拉门一侧,熟悉的称呼和莫名其妙的话让他想走上前一探究竟,那个人这时却恰巧转过身来,带起一阵微弱的风。

是他啊。

Kit望着以厚重夜色为幕布的那个瘦高的男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

“P。”

那人又唤他,然后垂着眼皮苦笑了声,眼泪啪嗒啪嗒往下坠。他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最后抬头看向自己,眼里除了血丝和泪,就是些完全看不懂的情绪,他的话里带着哭腔,

“不敢相信,有朝一日,我们会真的分开。”






tbc
—————————
非常老套,这次kit失忆了。
他和一个对他很好的医生谈了恋爱。

他出了意外回到失忆前,发现他曾经有个男友,是那个经常出现在他身边的“听话影子”,叫ming。他们的感情到了岌岌可危的那个点,马上就要分手。


评论(17)

热度(123)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