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Waiting for U》(Ming&Kit)

【01】【02】【03】 【04】【05】 【06】


【07】

邻居家修补栅栏用来固定的铁丝少了几段,按了自家门铃来借。妈妈说家里有,让Ming带着邻居去车库里拿。

Ming蹲在仓库的水泥地面上翻翻找找,终于在几个歪扭堆摞着的铁皮箱子一侧找到妈妈口里所描述的红色编织袋。

Ming拨开箱子,使劲儿把落了灰尘的编织袋拉出来,一阵金属和地面接触剐蹭的尖锐响声随着自己的动作响彻在耳边。

那是一整串钥匙,被厚厚的尘土遮盖了金属原本的光泽。Ming皱着眉,把勾在编织袋上严重变形的钥匙环取下来举在半空中,一个被挤在几把钥匙间的矩形挂坠受重力突然垂了下来。

相当精致的一个钥匙坠。

“MY LOVE♥KITKAT”

字母映入眼帘,Ming心里顷刻间翻滚起阵阵酸涩。

所刻文字的沟壑内落进了不少灰尘,他猜测这应该是独属于他自己的手工定制。
于是时间理所当然地被他推敲为大学时期。

只是不知道这么有意义的东西为什么会被人随意地丢弃在车库的杂物堆里。
Ming笃定肇事者一定不是自己。

Ming站起身,拿着这串可能见证了大学时期他和Kitkat爱情的钥匙串晃了两下,试图抖落掉附着在上的灰尘。

一把有着深蓝色塑料把的钥匙兀得钻进了视线。

颜色,样式,纹路。
如果、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偏差的话……
大脑里突然浮现出昨晚Kit医生拿钥匙开锁的画面。

Ming彻底愣住了。




吃过午饭后Ming拨通了Kit医生的电话,号码是他昨晚趁小医生喝醉时拿他手机偷偷存的。

列表第一个联系人被医生备注为“A”,Ming干脆把自己的号码备注成了“AA”。

当刚把车停在车位里、正要解安全带准备下车的Kit医生歪头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

给Ming之前号码的备注是“A”,虽然早就成了空号,但自己一直留着没有删。
可这“AA”又是什么鬼?

“吃过午饭了麽P?”

直到按下接听键,Ming熟悉的过电声在电话那头响起……Kit停下了手头扯安全带的动作,滚动喉结,干巴巴地吞咽了两下口水。

“号码是我昨天存的,P'kit要是对备注不满意可以改。”

“……”

“怎么不说话呐P?”

“吃过了……所以你有什么事麽?”

“没什么事呐,就是想P了嘛。”

“……”

“晚上一起吃饭吧P。”

“早上刚……”

“就,照顾了学长一晚上,可以申请邀功麽?”

“不……”

“我会买单的呐P。”

“Ming kwan……”

“是,学长。”

“追人方式还真是没有一点长进。”

“那,学长还是会答应的吧?”

“……下班前我会联系你,我等会儿有手术,不准主动联系我。”

“好的P。”

Kit知道,这次自己就算拒绝Ming,Ming还是会不折不挠地跟他纠缠下去。Kit挂断电话后呼了口气,按下安全带按钮,心想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本性难移”。




手术只是借口,kit只想图个清净。

下午三点的办公室里安静如鸡,Kit趴在办公桌上打着瞌睡,他刚从lam医生那里得知Beam今天竟然破天荒地请了一整天假。

昨天酒精的后劲有这么大麽?Kit突然想起Ming说凌晨是Forth把人给带走的……怪不得不回他电话……怕还是人为因素导致的吧。

五点半轮班查房。Kit把笔插在胸口的口袋里站起身整了整衣角,却被主任一个电话呼到了办公室去。

说是外府的分院有个重症病人,明天上午的手术,要他跟去做二把手。Kit当然一口应允。

晚上九点的飞机,因此被允许提前下班收拾行李。Kit下了电梯给Ming打电话说晚上吃饭的事,没想到出了电梯到一楼大厅,电话刚接通,就看到来来往往人流中拿着手机正笑着朝自己招手的Ming。

Ming185的身高在人群中很显眼。Kit走到他跟前,扫了眼他石膏消失的左臂,

“石膏什么时候拆的?”Kit下意识问道。

“今天下午,”Ming笑了笑,
“因为想跟学长相处的时候轻松些,就拜托医生换了轻便的固定器。”

“简直胡来……”这人真是……

“学长不要担心,恢复时间早就够了,lam医生同意了才准我拆的。”Ming朝Kit医生眨了眨眼,惹得后者又赶忙将视线移向别处。

“……晚上可能不能一起吃饭了。”Kit小声说道。

“P要加班麽?”Ming有些失落地问道。

“嗯……晚上九点的航班,外府有场手术。”

“啊,学长好辛苦。”Ming用手指摸了摸嘴角,心里有些遗憾,
“没关系,那只能改天啦。”

“嗯……”

“学长要照顾好自已呐。”

“好。”

“看好外府的天气,要记得加衣服。”

“……”

“路上小心,要注意安全。”

“……好。”

Kit没想到今天的Ming那么好打发。
跟Ming告别后打了电话问了P'lam才知道,原来他下午两点钟左右就拆完石膏了。那傻子竟然坐在骨科一直等到下午五六点钟,还让P'lam不要跟自己说。

……

行李也不用收拾几件,可煮了个面后时间还是有点赶了。

七点半,Kit来不及刷碗,锁了门拖着小箱子乘电梯下楼。

走到公寓门口,绕过花坛的时候闻到一股烟草味。Kit不讨厌烟味,自己却从来不吸。不知怎的,他突然想起那日在711前,打着石膏吸烟未遂的Ming来。

……

载着Kit医生的计程车绝尘而去,坐在花坛另一侧的Ming捻灭了手里将要燃尽的烟头,也缓缓站起身来。

将近八点钟,天色几近全暗。
Ming沿着自己曾经走过一遍的轨迹来到Kit医生家门前。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那串白天在车库里发现的钥匙,手指险些被不规则的钥匙铁圈伸出的棱角刮到。

找到那枚带着深蓝色塑料把的钥匙捏在拇指和食指之间,Ming的手也随着钥匙和钥匙坠摩擦所发出的金属撞击声而微微颤抖起来。

钥匙和锁芯完美地对接在一起,Ming学着Kit医生的动作也把钥匙向右拧了两圈。

“啪”的一声。

有什么秘密和谎言,刹那间,从门的另一边铺天盖地地朝他涌了过来。






-tbc

评论(56)

热度(352)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