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Waiting for U》(Ming&Kit)

【01】【02】 【03】

【04】

 

啤酒买了两大袋,Ming那个残疾人非要帮忙拎,Kit争不过他,只好分给他一提。

“学长自己一个人住?”趁Kit拿钥匙开门的时候,Ming突然问道。

“唔。”

门打开,Kit脱了鞋接过Ming手里的啤酒,打赤脚走向客厅。Ming也跟着进来。

“那学长是有女朋友了麽?”

Kit刚把啤酒放在茶几上,Ming的问题就又朝他丢过来。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学长干嘛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Ming走到沙发跟前一屁股坐下,自然地把腿盘在一起,视线定在Kit左手上不移开半分。

Kit紧张地用右手去摸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糟糕……竟然把这东西给忘得一干二净。

“只是个饰品而已。”kit嘴硬道。

……
其实是跟Ming大学毕业时一起买的对戒。Ming的那一只在手术前被护士摘下来直接交给了他父母,自己没有见到一眼。

Kit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为一只戒指跟人扯谎的那一天,对象竟然还是戒指的送出者Ming kwan。

……

Kit心里难受,拿起一罐啤酒抠开,仰头闷了一大口。

液体划过喉咙的时候听到Ming说了句“很好看”,他用力咽下冰凉的液体,切实感到,苦涩似是顷刻间就蔓延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中去。

Ming kwan,这个人简直,太过分了。

“很好看。”
Ming将Kit不自然的一串动作看在眼里。
原来Kit医生是个不擅长说谎的人。

Kit觉得很不自在。
Ming所表现出的一切自然的行为,都让他非常不自在。

直到敲门声再次响起,Kit如释重负地跑去开门,一副累得灵魂脱壳模样的Beam从玄关晃进客厅,

“累死了累死了。”
边说着,闭着眼就要砸在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Ming身上。

Kit飞快地从背后用力抱住Beam让他站直。Beam感受到腰上的力度,睁开眼,被从沙发上正坐起的Ming吓了一跳。

“靠?!你,你们?!”

“P生日快乐。”Ming笑着对他说道。

“谢、谢谢…”

Beam不敢去回头看Kit的眼睛,他猜暴脾气kitty可能早就想要拿刀砍他了……

唉,也不知道他叫Ming一起过来喝酒,到底是对是错。

……

其实喝酒的时候气氛还不错,大家尽量不把话题往Kit身上扯,提起学生时代的往事,也都默契地把Kit抹除在内。

Ming微笑着听Beam医生八卦Pha和Wayo之间的那段纯情罗曼史,脑袋里竟然也能勾画出一些模糊又熟悉的画面。

后来Pha喝了酒,也兴奋地开始谈起Beam和Forth一夜情后发生的种种狗血桥段,说着说着就开起车来,搞得他身边的小男友Wayo一阵面红耳赤,Beam医生几次弹起来要按着他打。

这种感觉很神奇。Ming努力把大家讲的故事都串在一起牢牢记在心里,他想找回属于自己的曾经。

可是不知道为何,关于Kit医生的往事,大家却提的少之又少,就像是约好了一样。那些联结成串的故事线里,Kitkat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秘人物,而自己作为Forth学长的直系学弟,似乎也并没有参与太多他们的曾经。这让Ming多多少少觉得有些遗憾。

Wayo突然提议要玩真心话大冒险,Beam给Pha使眼色,Pha会了意,搂着小朋友哄着给他否决掉了。毕竟此时的Kitkat和Ming都太不适合玩这个游戏。

Ming没注意到这几人间的眼神交流,他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落在坐在自己对面的Kit医生身上。

小医生也没有说太多话,笑点却很低,动不动就会被朋友的话逗地开怀大笑,眼睛挤成一条缝,两个酒窝甜甜地挂在脸颊两边,时不时兴奋地抱起手中的啤酒咕咚喝上一大口。他一找到间隙就抱着酒瓶喝了又喝,脸很快就变得红扑扑的。

Ming猜测小医生可能会是最先醉的那个人。

大家吵吵闹闹到将近凌晨一点。此刻的Beam医生正躺在飘窗前的榻榻米上,抱着手机醉醺醺地跟远在国外出差的Forth煲起电话粥。Pha看起来也醉了,他靠在沙发上,搂着Wayo不知道在跟他说些什么,惹得Wayo眼睛都变得湿漉漉起来。

“我去尿尿……”Kit晃了晃脑袋,边说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一旁并没有喝太多的Ming立马站起来,用一只胳膊扶住他。

“学长我陪你去。”

“我说……”
“尿尿有什么可陪的……不用……嗝,不用你陪……”

“学长醉了。”

“什么???”

Ming揽着软乎乎的Kit,毫无防备地被他大声吼了一声。

“Ming kwan!”

心跳突然漏了半拍。

“我没醉……”

Kit吼完,突然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整个人都软在Ming身上,让两个人一下子跌进柔软的沙发垫子里。

Kit眯着眼,把头靠在Ming的颈窝。Ming一动也不敢动,颈子被小医生呼出的热气弄得有点痒。

“就算……就算我醉了……嗝。”

“Ming……”Kit的声音软软的,哼哼着唤他的名字时就像是在唱歌。

“也会喜欢我。”

……

“Ming也喜欢……酒心巧克力的啊……”

“你说过的啊Ming kwan……”

“你喜欢我……喜欢……”

“喜欢……任何时候的Kikat的……”

Ming侧过头用一半脸贴着Kit蓬乱的发顶,登时感受到肩膀处一阵湿润。

Kit的眼泪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进他的颈窝,灼伤了他此刻心间那些凌乱而细碎的情绪。

Ming觉得自己的心房突然开始疼起来。

……

小医生,Kitkat。

是不是,是不是我们之间,真的有一些我所不知道的故事呢?

如果说真的有人在对我说谎的话,那那个人,是不是你?




-tbc

评论(35)

热度(266)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