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Waiting for U》(Ming&Kit)

【01】【02】

 

【03】

 

Ming站在阳台上,用打了石膏的胳膊去拨弄手边仙人球身上细密的小刺,另一只手拿着电话放在耳边,期待着滴声之后,Beam医生的声音会从电话里跳出来。

[Ming kwan?]

[是我呐P,P现在忙么,方便讲话麽?]

[不算忙,有事儿说。]

[听说周五P过生日?]

[……你怎么知道?]

[之前从护士长姐姐那里问到的。]

[靠……]

[不过P你放心,我不是要缠着你。]

[这他么还不算?]

[P生日那天会跟朋友聚吧?]

[会是会,不过你……]

[我也是P的朋友啊,可以去么?]

[不……啧,也不是不可以。]

[Kit医生也会去吧?]

[啊、啊?干嘛问他?你、你怎么知道他?]

[恩,也没什么,就是今天在医院见到了……]

[那P把时间地点发给我,我也要去给P过生日。]

[唔,好、好。]

一向伶牙俐齿的Beam医生难得跟自己说话会结巴,Ming挂了电话,笑着点开来自于Beam医生的短信。

[周五晚上八点半,兰茸街7-11右手边,黑色招牌,两日夜。]

酒吧?
下意识地把两日夜跟“酒吧”二字对上号,看来自己之前也应该是经常去的。
兰茸街,兰茸街。
奇怪,听起来怎么也这么熟悉。



Beam医生生日那天,Forth刚好在吉隆坡的分公司出差。

Beam早就计划着借此机会把狂野医生帮再度聚起来好好嗨一把,至于怎么嗨,反正总要比Forth在他身边管着他的时候要嗨吧。

可没想到Forth那个心机男竟然又去套了小白兔Wayo的话,还不动声色地给自己发了两个人的聊天记录。

时间地点人物,重点一目了然。

Beam叹了口气,算了……问Wayo事情,根本就不用费心思去套话的。

没一会儿,Forth的Line消息就发过来,

[Beam,聚可以,喝酒一定要在家喝,我看Kit家就不错。]

Forth见识过Beam醉酒后的媚态无数次,他相信,酒吧里的男人见了没一个不会觊觎的...(Pha他们几个除外...)

[???]

[宝贝,别装傻]

[..行行行行行]

Beam气鼓鼓地用力按着屏幕下方的键盘,靠……不陪我过生日也就算了,老子喝个酒还要你来挑地儿?

[Beam乖,回去给你带礼物。]
[爱你呐。]

Beam医生脸红了,泄气了……在心里骂骂咧咧地...妥协了。

[知道啦,滚去工作!]



周五,Kit医生难得能提前下班。

晚上跟Beam和Pha他们的约酒,地点临时改到了自己家里。
恩,他负责买酒。

Beam那寿星今天居然有手术,估计会结束地晚一些。Pha家小朋友最近在学车,考试恰巧被安排到今天晚上,于是Pha下班后急急忙忙奔到考场去陪考,说是九点左右才能结束。

Yo昨天只顾着兴奋了,把考试的事忘的一干二净,一口答应了Forth要帮他取蛋糕,最后还是自己下班后去把蛋糕给取了回来。

把蛋糕塞进冰箱里,洗了个澡趴在沙发上,Kit抬头看了眼挂钟,才六点钟不到。

Kit从沙发上坐起身来揉了揉半干的头发,决定还是要把家里再好好收拾一下,晚一点再去买酒也是可以的。

家里有关于Ming的东西都被他收起来锁在了书房里。Kit赤着脚在屋里转来转去检查着屋子里的边边角角,看是不是还有什么留有他和Ming生活痕迹的东西被他落下忘记了收起。

就只是……不想给他的朋友们留下质问他的把柄而已。

他在躲Ming,他态度坚决地要从Ming的世界里消失掉,这些Pha他们都是知道的。

他不想在今天这种时候,自己的感情事再被谁提起,扫了大家给Beam庆生的兴。

收拾卧室的时候,Kit躺在床上只想要眯一会儿,没想到竟然睡熟了。

做了个噩梦。

……

“Ming大一入学刚认识你,就跟他谈了四五年恋爱的青梅竹马分手了,大三因为你留校放弃了去英国深造的机会,毕业后又拒绝接管家里公司,跟他爸爸闹翻,硬要跟你住在一起。”

“Kit,我和他爸爸,就Ming这一个孩子。”

“如果是老天让他失忆,让他忘记你,那阿姨求你,你可不可以试着放手,让Ming活得正常些呢?”

“阿姨,Ming他没有不正常,我们都没有不正常......”

……

“没有......”Kit满头大汗地从梦里惊醒,他睁开眼,望着光秃秃的天花板,心脏痛得漏了一拍。

那时Ming刚清醒过来,Kit手术结束听到消息立马匆匆忙忙赶来看他,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就被一脸疲惫的Ming的妈妈拉到防火门内,进行了这么一场特殊的谈话。

Kit觉得自己像个坏人一样,那一刻,在Ming妈妈的面前,这种感觉尤为清晰。

他和Ming在一起的这些年很少谈及父母的话题,他知道Ming不想给他压力,但Ming越是这样闭口不谈,Kit就越觉得有负罪感。

得不到父母祝福的爱情真的可以长久麽?
他知道Ming是最孝顺的人,他爱自己的父母,尽管这些年跟父母关系闹得很僵,可每逢过节,他总要匿名给家里寄去一大堆营养品,也总是会拜托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Wayo去替他探望父母。

Kit一直都处于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但是这次,经历了Ming车祸的事,面对一夜间苍老的Ming的父母,Kit真的觉得,自己真的太自私了。

一直以来,把Ming留在身边的自己,真的太自私了。



Kit洗了把脸,感觉精神稍微好了一些。

钟表指针指向八点。
他随意套了件T恤短裤,踩着脱鞋,一手抓着钱包,转着钥匙圈出了门。

天已经黑透了,兰茸街路两边的夜市也开始热闹起来。

Kit慢悠悠地朝711走去,远远的,他看到一个一只胳膊打着石膏的熟悉身影。

Ming弓着一条腿半靠着711的玻璃橱窗站着。他低着头,没有受伤的右手悬在胯骨附近,翘起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支烟,还没有点燃。

Kit停下脚步,他盯着Ming侧脸的轮廓看了一会儿,然后逼着自己移开视线。刚想转身,就被那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嗷,P'kit!”

Kit两腿发软,他不知道为什么Ming会出现在这附近,更没想到Ming会这么称呼他。想着想着,那个人已经站在了自己跟前。

“呐,我这么叫Kit医生应该没错吧?听说你和Beam医生是同级,那就也是我学长啦。”

Kit愣愣地站在原地,视线无处安放,任由Ming盯着他讲话。

“我还以为真的被你们放鸽子了呢。”

“恩?”Kit对Ming话里的几分委屈不明所以。

“给Beam医生过生日呐,他说了,周五晚上八点半,两日夜。”

“我进去等了好久了,傻乎乎地一个人坐着点了杯酒,就刚出来,”Ming抬了抬打着石膏的左臂,又扬了扬右手里的烟,委屈地撇了撇嘴,“喏,手脚不方便呐,连根烟都点不着。”

“Beam怎么会……”Kit真是……没想到Beam会背着他搞来这麽一出。

Kit叹了口气接着无奈道,
“改地方了啊,他没有告诉你麽,改在……恩,我家。”

“啊,那可能是P'beam太忙忘了通知我吧……不过没关系,总归是遇到P'kit了嘛。”

“唔。”

Kit抬头看了眼Ming亮晶晶的眸子,有些不知所措。

“身体刚好就别抽烟了。”

“对不起呐P。”

“干嘛要跟我道歉……”

“我知道学长担心我。”

“……”

“学长是要去买什么麽?”

“恩……就买啤酒。”

“那我跟学长一起。”

“你在外面等我就好。”

“可是我想跟学长一起。”

“……随便你。”



711的玻璃门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新挂了个风铃,Kit推开门的时候,被右耳附近响起的“叮铃铃”的风铃声吓了一跳,他抬头去看,映入眼帘的却是身旁Ming那张放大的脸。

“唉?学长的发色很好看呐,是有染过麽?”

“没有……天生就偏棕。”

“这样啊。”Ming用右手抵着玻璃门,示意他先进去,Kit愣了一下,进门后直奔放着啤酒的冰柜走去。

“学长除了啤酒还要买什么麽?”
“比如说,巧克力?”

Ming的声音阴魂不散地响在自己耳边,虽然他承认……那是自己想念了已久的……但Kit真的,真的不敢奢求太多了。

他停住了往购物筐里放啤酒的动作,深吸了一口气,扭过身来,想开口要Ming站远点。可视线刚撞上Ming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要说的话就突然横亘在了喉咙里。

Ming盯着Kit懊恼又欲言又止的模样怔了两秒,随即笑着开口道,

“学长,有没有人说过,你生气的样子像只猫呐?”

“学长真的很可爱。”

Kit瞪大了眼,愣住的时候上下唇不自觉地微微张开。他不可置信地盯着Ming的眼睛,只觉得自己的眼眶在控制不住地不断升温。

Kit迅速转过身,几乎要把整个上半身都埋在了冰柜里。他一边故作冷静地伸手继续挑着啤酒,一边强忍着不让早已摇摇欲坠的眼泪掉出来。

是曾有人说过他像只猫。
那个人刚好也叫Ming kwan。







-tbc
*还是决定把醉酒梗放到下一章^ ^

评论(43)

热度(326)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