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一万只萤火/(gbk△)

*下周可以去握小哥哥们的手了,真的很开心

1/

夜,城市一角,一辆机车正沿着巷子飞驰。半旧的金属怪物逆着风,发动机不断突突作响,惊醒了水泥墙顶靠着瓦片正抱团酣睡的几只野猫。

Kimmon减速,把车子在有路灯吊起的三叉路口停下来。

利落的抬腿下车,停好后转身,伸手三两下把后座小孩儿头上的安全帽摘下来。意料之中的,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哭花的脸。

“哭什…….”
话被打断。

“我想跟他道歉。”
“……”
“是我说了谎,我应该告诉他的……可是我……”
“Kim,我真的……”
小孩低着头,用两只手盖住眼,他抽泣地厉害,有热泪不断地从指缝中流出来。

Kimmon把手从他肘关节下的空隙里伸过去,手掌隔着手套的皮革材质覆在小孩儿的下颚线上,他动了动未被手套包裹着的食指第二关节,用指腹去摸Bas湿漉漉的鬓角。

“别哭了。”
“到家了。”

想不出安慰他的话了,Kimmon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也在随着Bas肩膀起伏的频率颤抖、发疼——那横亘在麻木边缘的酸痛感,马上就要激活他的泪腺。

你可不可以不要哭了,你可不可以抬头看我一眼?

可Bas并没有停下哭泣。他把手垂下来,倾着身子把脸埋在了身前人的怀里。

Kimmon楞了一下,立马把上衣拉链拨到一边,不想让它们划到小孩儿的脸。

“你没有错……”是我的话,我一定也不会说。

总是让你哭的人,凭什么就能得到你的爱呢?

Kimmon握紧了拳头,“他自己的女人,自己照顾不周,最后又跑过来怪罪你,他就没有错么?”

2/

Sara在舞厅勾引男人时被E校的混混从舞厅拉走,Bas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全程,回到包厢后看到正在跟朋友喝酒划拳玩嗨的God,他选择了沉默。

在朋友面前被人告知自己被女友戴了绿帽子,会让他颜面尽失吧。Bas小心翼翼地抿着饮料,等待着找时机单独把这件事告诉他。

“Max,你们先喝,我接个电话。”身边的God突然站起身。

“我也去……出去透透气。”Bas话接地太快,站起身后,被其他人投来的玩味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舒服。

“怎么God去哪,我们Bas就也去哪啊?恩?”

又被Max那家伙带着头笑话,不过他早就习惯了。可要是继续待在这里,一定会被调戏地更惨。

“别逗他了。”God笑着撂下一句,接着扭头瞥了小孩儿一眼,示意他跟着自己出来。

Bas跟在God身后,努力组织语言,想把半小时前看到的一幕婉转地向他转述出来。

可是等God跟电话那头的人说完最后一句话,他竟然头都没回,径直迈开步子撇下自己奔向了电梯的方向。

Bas下意识地去追,跟着钻进电梯,躲在角落里大喘气。他看到God捏紧了手机,指节都有些泛白,接着语气冷冰冰对他道:“你直接回家去,别跟过来。”

“是Sara……麽?”
“半小时前,我看到她,在舞池里……”
“……”

还好被God按住喉咙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

Bas弓着腰按着嗓子咳嗽,抬头望见那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他下手的力道真的不轻。Bas甚至咳出了泪花。

God的话字字敲打在他的心口,“她被E校的那个混蛋给强了,你满意了?”

第二天Bas去学校,Max说昨晚的事他大概了解一些。

昨天是Sara自己打的电话,现在她在医院里休养。据说是出去玩被人下了药带到酒店,遭了罪,而且对方不止一个人。

Bas觉得很委屈,却觉得,他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就是觉得很委屈。

于是下午一放学就背起书包跑去F班找God,想跟他解释清楚,结果恰好在连接两栋教学楼的过街通道里碰到他。

“喜欢我就要伤害别人,这是谁教给你的?”

“好好呆在我身边做我朋友很难麽,非要暗地里做点什么才爽对不对。”

“不要当着我的面哭了,拜托以后,再也不要了。”

God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God的意思是让他走开,越远越好。Bas觉得他这个牛皮糖,这次是彻底被人给撕下抛出去了。

可是他又做什么了呢?被挂上无须有罪名的疑惑,此时被满心的落寞严丝合缝地盖住了。

他只能把帽沿压低,趴在栏杆上小声啜泣了一会儿,平静下来后囔着鼻子给Kimmon打电话。

“Kim,他彻底烦我了,我要怎么办?”

3/

Kimmon跟Max通电话交待了几句话后,骑重机好久,到一处无人的岸边停下,望向夕阳将逝的天边,沉默着点起一支烟。

他刚想了个法子,希望这次能让Bas彻底清醒。

小孩儿三年来无条件地跟在那个人身边,喜欢他到全校皆知,却收不到那人一点儿对等的回应。

那个家伙呢,明明不喜欢Bas,却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Bas在他身边乱晃。

都疯了吧。

God Itthipat根本就不配得到Bas的喜欢。
他得学会自己把Bas推开。

水边的杂草长得老高,夜色完全暗下来,Kimmon竟能从中看到几点移动着的莹绿色光点。

他回到车边,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小盒子,走近那些小小光源,伸手在空中抓了两下,把手心里那只挣扎着的小虫子小心翼翼地装进了盒子里。

小时候,他和Bas在清迈乡下的家读小学,晚上约着跑出去疯玩,经过大片的草田,那场景可比此时眼前的美多了。

Bas说,“它们一定有一万只。”
Bas说,“Kim,你看,他们像星星一样,我们就像走在天上,是不是?”

记忆里,总有数不清的萤火虫。
它们大概有一万只。

长大后,竟又让我捉到一只。
Bas,Kim要把它送给你。

4/

“他不值得你去喜欢的。”终于说出口。Kimmon把怀里的小人儿搂紧。

猫叫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来,路灯明明灭灭。

怀里的人突然逃走了。

Bas从机车上跳下来,用手捏住了衣角。

“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Kim,你害惨我了。”

“你怎么可以……”

Kimmon打开背包,拿出那个被他戳了几个小洞的纸盒子,握在手心,慢慢地说,

“我只是让Max跟E校的人说了些不中听的话,以God Itthipat的名义。”

“然后,顺便通知了他们那家伙的女朋友在某地寻欢作乐而已。”

“谁想到她那么倒霉呢。”

他才不会说,他去找过Sara让她跟God控诉,她所知的,是Kimmon和Bas故意安排设计,做下这一切。

虫子被他养的很好,昨天到现在,莹绿色也只是稍微微弱了一点点而已。

它迫不及待地飞出来,在两人间飞得越来越高,Kimmon穿过那点孤零零的光源,看到Bas变得陌生而冰冷的视线。

“我喜欢他。”
“Kimmon,我喜欢God Itthipat。”
“你这么做……”

“会让你讨厌我,对不对?”

Kimmon笑得苦涩。

“Bas,Bas。”

他轻轻唤那个名字。

“要到什么时候,你才会注意到,我对你的喜欢呢?”

路灯明灭下,那个小小身影踉跄着跑远了,最后消失在自己右手边巷子的尽头。

Kimmon低下头,看到水泥地上啪嗒出现一个暗沉沉的水印,空气干燥的很,天并没有下雨。

那个纸盒子躺在地上,大张着口,似乎是在用力宣泄着悲伤,那是不是它哭了?

5/

我还要守着那一万只萤火到多久。

我还要守着那一万只萤火,和你,到多久。









-End-

评论(38)

热度(66)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