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 (God×Bas)

05/


午觉一口气睡到傍晚,直接导致此时的失眠。

翻来覆去,眼睁睁看着钟表指针指向零点,无奈困意就是不来。

我跑到客厅,摇醒正四脚朝天仰躺在沙发上打着呼噜熟睡的猫,想让它陪我看会儿电视。那家伙却挣扎着从我手下挣脱,摇晃着身体逃窜到沙发一角,瞟了我两眼后又耷拉下眼皮卧倒睡了。

我心生郁结,电视也无心去看。干脆在沙发上躺下,关了顶灯,打开壁灯,想故意营造出朦胧又慵懒的光线。

闭眼的瞬间,你竟又出现。

我从沙发上猛地弹起,盘腿崩溃地挠着头发,倒抽气发出无声的呐喊。

我怔了几秒,又飞快地跪坐到地上,手忙脚乱地扒开茶几下的抽屉找起烟来,最终却一无所获。

其实也不是很会抽烟。只是偶尔睡不着的时候吸上几口,什么烦心事都能被烟草的怪异味道给过滤掉,大脑也在缭人的烟雾中逐渐变得晕眩,这会让我更好睡一些。


可如今,身体、猫、烟、还有你。
怎么都跟我作对。

我偏不信邪。小跑回卧室套上外套,当即决定去趟小区门口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刚拿起钥匙和伞,就接到P'Kim的来电。我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那头的人却跨过寒暄,直接开门见山,

“我跟你说,God那个失联人口一个小时前跟我打电话要了你的住址和电话号码,听说他开了发布会宣称要息影啊?这么多年你俩的事儿……唉,想想就糟心,我根本懒得管。但今天听语气总觉得他心里有事儿啊,我想来想去怎么也睡不着,觉得还是告诉你一声的好。”

听完P'Kim这噼里啪啦地一通讲,我几近石化。

你要我电话号码干嘛?也是,那个号码三年前我就换了,你也打不通。
你要我家地址干嘛?要来找我啊。
找我干嘛?
退圈了,回归家庭了,该轮到跟我彻底划清界限了。

心口被这无限悲观的想法给糊住。我站在原地,感到身体在不住地发抖,之后电话里P'kim又讲了什么,我一个字儿也听不进去。

挂断电话,我质问自己: 如果是我想错了,那我应该要怎么想?


时间分秒流逝,答案无解。

躬身掂起不知何时歪扭在脚边的长把雨伞,抠开门锁踏出了门。

走到院子中央,被什么东西绊到踉跄了下,我停下脚步低头踢开肇事的石子,叹了口气又抬头望天,夜空也被黑云给糊地密不透风,根本看不到一颗星。

突然感到脸上凉了一下,伸手去摸,脖颈却又传来一阵湿意,于是再伸手去摸。刚意识到是下雨了,密密麻麻的雨滴就开始匆匆往下坠。

我手忙脚乱地撑起伞,快步走到铁门处,打开门,把门上锁转过身,被几步开外一个头戴鸭舌帽,弓腿靠着水泥围墙站立的高大身影给吓了一跳。

那个人把头抬起的动作极缓。我眯眼借着路灯的光去看,刚看到侧脸轮廓,就知道是你。

我给自己打气,该来的总会来,却还是没想到你会来的这么快。

一个是凌晨一点出门买烟的失眠患者,一个是缄默着杵在人家门口淋雨的中年男子。你跟我真是两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才会注定要在此刻此地相遇。



我站在原地没动,细细把你打量了一番。

雨水顺着你的帽沿滑下来往下滴,你的衣服都湿透了。

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不走过来。我在心里急得几乎要跳脚,却依旧耐着性子压住步子,一点都不想主动走上前把伞分你一半。

你是最淋不得雨的,记得当年拍雨戏的时候你总把伞往我这边倾斜,自己却被淋得浑身湿透,当晚就发起了高烧,还差点恶化成肺炎。那时我主动提出要陪你在医院挂水,劝助理让她回家时,我说自己是一人生活,家里也没人等,正好能跟你做伴。最后我得逞了。

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那晚过后我跟你一样成了流感患者,并陪你吃了一周药的真正原因——我趁你说胡话时偷亲你,没想到你却按着我的头不让我走,最后我的轻啄成功被你升级成一个结结实实地舌吻。而病毒会通过唾液传播。

……

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往事都在一股脑地往我脑子里钻?

我望着你轮廓分明的侧脸,登时发现自己又输了。

就算知道来者不善,也做好了几分钟后跟你彻底一刀两断的最坏打算,却还是往前挪了步子,把伞举到了你的头顶。

抬头去看你,你的颧骨好像比上次在节目里见面时又凸出了些,下巴也变得更尖了些。

“你怎么瘦成这副鬼样子啊。”我的声音几乎要淫没在雨声里,你没接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祝贺你啊,终于从这个圈子里逃了出去。呵呵,我估计还要等一等。”不知道现在说这话合适不合适,反正总比去问你“那个人到底是谁”要好得多。

看你眼睛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你怎么又哭了。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三十岁的男人眼泪汪汪的模样却还像个少年郎。于是我的心里顿时也涌起一片柔软的泪海汪洋。

“Bas,你有,男朋友麽?”你哽咽着,一句话被切割成好几段,跟雨声混在一起,让我听得很费劲。

我被你问的一头雾水,却还是坦诚地摇了摇头。

“那,我可不可以,做你的另一半啊?”你的泪水簌簌往下掉着,有几滴被路灯折射出诡异的光芒,钻进我的眼睛。

突然也好想哭。


我垂下头,不想你看到我眼角的泪。毕竟在你眼里,我一直是不太会掉眼泪的人。除了十八岁那年在见面会上跟你一起对着镜头抛下包袱痛哭流涕的那次,我就再没当着你的面哭过了。

可我此时根本控制不了心中外溢的巨大幸福感——它正持续挑拨着我酸痒的泪腺。

我真的很高兴,这次终于不再是失去你。


突然发现你指缝里夹着的一点橙色火光,原来是半根尚未被雨点浇灭的烟。

我伸出空着的左手夹过来,迫不及待地吸了一口,却被呛得剧烈咳嗽。眼泪也越流越多。

“你这烟可真难抽。”呛得我眼泪直流,或许是个不错的借口。

可蜿蜒扭曲的声线却还是将“Bas正在哭”的事实暴露无疑。

我把烟头伸进雨里,看着它被浇灭,然后冒出一缕烟。


把伞丟在一边,我踮脚去抱你,手掌隔着薄薄的一层湿透了的布料贴附在你的后背,我让指尖游移,贪婪地去描绘你的肌肉、你的骨骼,试图和六年前那夜的记忆对接。

“P'god,你真的,让我等太久了。”

有一个人,他花了六年时间,拼了命地往上爬,只为换得与你更近的距离。

谈一场大人间的恋爱怎么这么难啊?
可还是等到你了。


再也不用追忆任何往事,再也不用梦回多年前找寻你我并肩的踪迹。

我任由你用被热泪擦过的唇吻我此刻正冰凉的耳廓,心想,以后以后,一定还有更多事要跟你一起经历,一起熬过。





-The End-





——————————
就这样结局了。似乎并没有很甜很甜很甜。等来等去,等到雨,等到你。

本想胡乱写写(名字都是是乱取的),没想到竟凑成一篇文了。再次谢谢大家的评论和喜欢~

(最后,期待一下gb今晚的同框吧 (ಡωಡ) )

评论(34)

热度(169)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