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 (God×Bas)

04/

把阳台上的衣服收了后,回屋沾了床倒头就睡,醒来时竟已是黄昏时分。睡前把冷气关掉却忘了开窗,如今浑身粘腻腻地都是汗。

冲了个凉后带着浴巾打赤脚走到落地窗边向外望。天色是夹在昼与夜之间的苍灰,院里的草树被风吹得正摇头晃脑。



难得醒后还能记得做了什么梦。

梦里我穿着此刻身上的家居服坐在教堂的观礼席上,跟周围的人比起显得极其格格不入。

新郎挽着新娘从我身边经过,光看背影也知道是你。

我轻声哼着不着调的婚礼进行曲,视线里你逐渐走远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抬手一摸,发现脸上都是泪。

你突然停下脚步,将胳膊从新娘的手里抽出缓缓转过了身。

你朝我走过来,在我跟前站定,伸手从西裤口袋里拿出一个皱巴巴的卫生纸团,并在我湿漉漉的眼眶下方轻轻蘸了蘸。我的眼泪依旧簌簌往下掉,嘴唇紧紧绷在一起,为了不泄露出哭声,带着下巴一起颤抖着的样子一定很丑。

我看不清你脸上的表情。

场景刹那间切换到人声嘈杂的大礼堂里,是我们在曼谷的第一场粉丝见面会现场。

你的动作与之前承接地天衣无缝,上一秒还在拿着纸团帮我擦泪的手此刻正在往回缩。十八岁的我挂着泪,感激地扭头看你,你眼眶微红,目视前方望着大屏幕,嘴角隐约含笑,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你庆祝恶作剧得逞的小表情。

大屏幕里响起最后一集的片头曲,我跟着节奏打拍,到了副歌部分刚想张口唱,梦却突然醒了。



拍了拍脸回神,伸手把窗户开了个缝,凉风扑打在脸上,身体晃着打了个哆嗦。我划开手机,头条新闻挂在锁屏上方,自然是你要息影的爆炸性消息。

「God息影——称将为另一半回归家庭」

大标题很吸引人,也很让爱你的人心碎。我握着手机跑到厨房一口气喝下一大杯凉水,喉头尖锐的苦涩却依旧冲不下去。

做梦都想回到的十八岁,那一年有同样也喜欢我的,二十二岁的你。我们偷偷爱着彼此的日子,真是暧昧又甜蜜。如果,如果可以重来,我想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去阻止那层脆弱结界的破裂。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步伐沉重地朝卧室走去,觉得当下的自己真是有够落魄萎靡。



我趴在床上,鼻头泛酸,思绪万千。

这些年在一个圈子里工作难免会打照面。几次在节目现场遇到你,我们在镜头下故作自然地拥抱问好,宣传自己的作品,偶尔也会被主持人撺掇着演一小段two moons里经典的对手戏,我们也不尴尬,表演专业自然,并且落落大方。

人前亲密无间,人后几尽失联。通讯录里你的私人号码早就成了摆设,也不知道你换过了没。

工作归工作,我们却始终没有要和好的迹象。也不能说是“和好”吧……我是说,坦白说,P'god,我一直在等着跟你真正重逢的那一天。

而你是不是真的,有了要托付终生的人?


▼/God视角


周末回家看望父母,父亲去远郊钓鱼还没回来,只母亲一人在家。

挂外套的时候钱包从口袋里掉到地上,路过的Munich瞧见了立马把钱包叼走,抱着对其又抓又咬,一张照片被调皮鬼粗鲁的动作蹭得掉了出来。

敷着面膜的母上大人掐着腰故作凶态赶走了Munich,弯腰把照片和钱包从地上一同捡起,她手拿着照片看了会儿,不太确定地道了句“这是,Bas?”

我错愕着愣了两秒,接过她手中的东西,把照片翻过来飞快地塞进钱包的夹层里,支吾着说不出一句话。

那张照片很旧了,是我和Bas一张普普通通的合照。我们被定格在十八岁和二十二岁的青涩里,微笑着对镜头比V,十五厘米的身高差让我们显得很般配。六年前我从粉丝送来的纪念册里把它撕下来,偷偷装在了钱包夹层里。这些年,钱包换了几个,它也跟着换了好几个地儿。

“God。”
“你去客厅里等妈妈一下。”

母亲扯掉面膜,吩咐了句话后进了浴室。我走向沙发坐下,听见浴室里的水声响了会儿,不久又被切断。

玄关处传来门锁窸窣的响声,不一会儿便看到父亲拿着渔具,跟刚从浴室出来的母亲一同走进了客厅。

“爸。”我站起身道。

“来了。”鬓角有些花白的男人依旧不苟言笑,扫了自己一眼,边应边脱下外套。

母亲把父亲拉到餐厅,俩人背对着我低声说了几句话,又一起走到沙发这坐下。

母亲先开了口,

“God,这些年你一直把重心放在事业上,也不见交个女朋友。我跟你爸催你找另一半,你却老跟我俩说你有喜欢的人了,叫我们别担心。”

“那个人是这孩子,对不对?”

钟表指针滴答作响,Munich喵喵叫着踱了几步,蹬着腿在桌脚边趴下。

“爸,妈,我爱他。”这是一个不带任何喜悲的陈述句。

我顿了顿,继续道,

“年轻时我试着去跟不同的人谈感情,却总是感觉不对。后来意识到,不是Bas,就不会对。”

“爸在七八年前就跟我说过,他同意我演同性恋,但决不允许我去爱同性。我根本没听进去,因为那时我已经爱上了Bas。但后来想想,像我们这样特殊的身份,能力不够就随便承诺,确实会毁他一生。”

“这些年我努力往上爬,开拓餐饮业,搞个人品牌,拿下电影界最高奖,学导演,今年又自导自演拍了部文艺片,宣传期刚结束。”

“爸妈,我觉得我做到了,我觉得够了。”

“其实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们我打算息影的决定。”



周遭的空气似已停止了流转,我低着头,明明早就改掉了年轻时爱哭的陋习,此刻却又红了眼圈。

母亲抽了两张纸,抹了抹眼角的泪。

一直默不作声的父亲点了根烟,抽了两口又放下,拍了把我的肩膀道,

“你的人生,包括你爱什么人,你自己做主。”

父亲态度的柔软出乎了我的意料。我作为家中长子,从小到大,被这个男人传输了无数规矩教条。他严肃,固执,刻板,威严,一直以来都让我心生敬畏。

又或许是我误会了他,一直以来,他只是在教我“责任”二字的真正含义吧。

凝固的空气又开始流转自如,良久,我点头应了声“唉”,兀得感到手背上一阵温热,是泪的温度。

“你稀罕人家,闷声跟自己较劲了这么些年,人家心意如何你知道么?傻儿子,学你爸闷骚个什么劲儿呢……妈心疼你啊。”母亲泪眼婆娑地坐过来,握住我的手放在手心里摩挲。



年轻时没有足够的底气去大胆说爱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许给他承诺,归根结底,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护佑他,去代他抵御无数嘲讽攻击,亦或流言蜚语。



我怕自己一冲动就要中途放弃,才躲了你那么久,却总觉得你还在等我。

Bas,你今年二十六了,三十岁的P'god你还要不要?






-tbc
-下章就要完结啦 谢谢大家几章以来的捧场(热情地跟我一起磕玻璃渣……)emmmm这章有觉得甜一点么?

评论(70)

热度(142)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