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 (God ×Bas)

03/

庆功宴上,我仗着年龄小不会喝酒推下了不少的敬酒,却也强忍着难受灌下了一肚子味道奇怪的饮料。

等到大家开始陆陆续续离开,我逮到机会也站起身来,却发现跟我相隔两个座位之外的你已经醉了。你低着头,刘海盖住眼,靠在椅背上缓了半天才勉强站起来。一米九几的身高踉跄起来让看的人心惊,还好你被身边的经纪人一把扶住,站定后还能笑着跟在场的人挥手告别。

你眯着眼把我从上到下扫了一遍,侧着头跟经纪人说了几句话。我把视线从你身上移开,双手合十跟在座的寥寥数人说再见,再抬起头,先看到的却是距你几步开外挎着包离开的经纪人的背影。

你冲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过去,我也没说什么,只是习惯性地跟在你身后,跟你一同远离这一席最后的残羹。



你跟我说让我打电话叫代驾,然后走进电梯按了负一层地下车库的按钮。我应声照做,完全忘了你那时还是个醉鬼——并总是间歇性神经发作。

直到电梯下行中你哼唧着解开肚脐以上的纽扣,不安分地向我靠过来,又被我猛地推开。结果你撞到电梯按钮,好死不死亮起来的是一层。电梯门打开,一些等候已久的女孩拿着手机靠近,向我争求合照。我站在你面前试图挡住那些早已不安分的镜头,笑着告诉她们“P'god醉了,我在照顾他,我记住你了哦,下次我们合拍个十张好不好?”

电梯门合上,我松了口气,扭头皱着眉伸手去给你系衬衣纽扣,暗暗为你庆幸还好没被拍到醉酒后耍流氓的不雅照。在电梯再次停住的时候,还剩两颗就系到锁骨,可动作着的手指突然被你一把按住,接着五指又被强行交缠。你把我拽出了电梯间,大步往你的车前走去,我跟地有些吃力。

“一会儿代驾来了,先送你回家。”你靠着车身,一手按着太阳穴,说道。

我使劲儿把手从你手心里抽出来,别扭地跟你道谢。摸摸鼻子,抬头,你眼圈就又红了。

你醉了,还是那么爱哭啊。我在心里默默念到。

我说P'god你可千万别哭,代驾来了要被你吓到的。

我的话不奏效,你眼角的泪立马就滑出来,接着你说出让那时的我几近元神消散的话,

你说。Bas,我们今天过后,就彻底要分开了。做不成恋人,那到底还能不能做朋友?可我不想跟你做朋友,你看这两年,我们把朋友活生生做成陌生人,我是真他么难受。

我愣在原地,直到代驾来了冲我挥手,我回过神从包里拿出纸巾甩到你脸上,开了车门把你按在后座。

一路无话。

你倒在后座上合着眼气息平稳,我总觉得你睡着了。下车的时候轻声给代驾报了你家地址,开车门的瞬间,你竟也挣扎着起来下了车。给代驾付了报酬后你跟着我上楼,步子挺稳,看来一路上酒已醒了大半。

我什么也没问,给你从柜子里找了双拖鞋,然后走进了浴室。突然意识到距离上一次你来我家已经时隔两年,中间我搬了一次家还没告诉过你,这还算是哪门子朋友。

后来我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你湿漉漉地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走向我。

二十岁那天,我许的愿没实现,现在你可不可以帮我实现啊?我抬头问你。

什么?

求你让我变成真正的大人,就一次,我以后再也不会惦记你来爱我了。

我不是故意说得可怜兮兮,我是真的觉得自己可怜。



你抱着我,我们接吻。
这三年来,尽管每一次接吻都是跟你,我却始终无法习惯。

我的身体很烫,你也是。闭上眼,跟你初见那天的一幕幕走马灯似的开始在脑海里轮回旋转放映,你那时的一颦一笑,被我身上的痛消磨掉梦幻的棱角。我咬了你的肩膀,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声。

四肢散架了般,我嗞着牙翻身,又被你翻过来跟你在黑暗中四目以对。

那时我们一同躺在夜里,边说话边等天放亮,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太快。

天一亮,我就要坐上南瓜车逃走了,我的王子不会追来,因为我们说好的。

那么,逃走之前,你的肩头就让我再靠一靠吧。



一晃过了六年。

新闻发布会上你说你要息影了,打算回归家庭。回归哪门子的家庭,我按着电视遥控器上的音量键笑着自言自语,六个人里也只有你我还是单身吧。

还记得十八岁那年,你跟我一起录了个几分钟的访谈,你严肃认真地对着镜头说二十五六岁要结婚生子,让当时还在妄想得到你的我心灰意冷了好多天。

一到休息日还是懒散地哪也不想去,扭头看窗外,天阴着——更何况是这种适合坏心情肆意发酵的阴天。

或许阳台上的衣服该收一收。




-tbc

评论(34)

热度(100)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