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 (God×Bas)

02/

对于十八岁的我而言,最让人难过的事,并不是单恋因被P'Kim的酒后真言曝光,而导致的你对我长达三周的疏远。

最令我难过的事,是在三周后的十一月份中旬,我们远赴中国开最后一场见面会,工作结束后你敲开我酒店房间的门。我坐在床边,你站在玄关,你刚开口就哭了。

你说对不起。事实是,你也爱上我了。可顾及后果和未来,你跟我一样,只敢藏着掖着,根本迈不出那一步。你说现在的你不是说爱的年纪,尤其对象是一个刚迈入娱乐圈,前途风光无量的男孩子。你说,我们都要为彼此的人生负责。

你的语速极慢,跟平时大相径庭。你话里带泪,我试着滤去悲伤,终于提炼出你这一番话的主旨——我们不可能。

你半弓着一条腿,垂着肩膀靠在玄关的一面墙上,低着头用指腹抹去挂在鼻头上正摇摇欲坠的泪珠,看起来有些可怜。

可有眼泪还是会一滴滴,结结实实地打在苍黄色的木质地板上。我望着这一幕,表现地很平静,尽管我立在心头的,神圣的爱情碑谷早在你说话时就开始崩裂,塌陷,被夷为平地,彼时还在遭受漫天烟尘包裹。

心里有绝望在冒泡,咕嘟咕嘟。果然二十二岁的哥哥要比十八岁的小疯子考虑地周密现实的多。

我故作轻松地说,没关系,正好我也不想再去折磨自己了,那我就试着不去喜欢你好了。当然,你也要努力,别再喜欢我了。

说真的……我忘了说了这番话后你的反应。

那P'god,我们还要好好的,做好朋友,好搭档啊。

只记得我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是站在你所站位置的旁边,正打开门把你往外面推。那时我一只脚光着少了拖鞋,或许是之前从床边几步匆忙跨过来的途中甩掉了。

你眼睛红红的,在我关门前绷紧了唇,跟我相顾无言。

门锁“啪”地响了一声,我背靠在门后蹲坐在地上,非常狼狈地哭了出来。也不敢很大声,因为怕门外的你要是还没走,会听见。

那天你走后,我们在的城市就下雨了。这场来自异国他乡的瓢泼大雨,被酒店厚实的落地玻璃给隔断,我站起身走到窗边,朝窗外望了眼,万盏霓虹灯在大雨冲刷下,依然让看者眼花缭乱。

可我心里的雨,却无情地浇灭了那唯一的一盏——曾被我留给,我的此生所爱。

这就是最难过,最痛苦,最沉重的经历了。对于十八岁的我来说。


失恋了,依旧要保持自我。我还是如往日一样活泼好动,被人“疯子”“猴子”地叫着。你或许也是跟以前没差吧,我猜的。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活动少了,见面次数少了,你在我看来多了不止一点神秘。

偶尔在路边的大屏幕里看到你的广告,我总要将镜头中你拿来跟上一次见到的你比较,头发长长了点?还是瘦了点?诸如此类的。

没错,虽然已经试着不去喜欢你,却还是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关注你。自制力还是不太适于十八岁的男孩子吧,我麻痹自己,事实是没几个月后我就要步入十九岁了。

那段时间最让我忐忑不安的,不是跟你逐渐陌生的关系,而是一个月后,又要在排练室里跟你搭戏,着手准备第二季的拍摄了。

这种忐忑随后又出现了一次,是在我快要步入二十岁的时候,理由类似,只是要准备的从第二季变成了第三季。

在第三季快要结束时,现实的洪流终于将这种不明不白的不安冲刷为彻彻底底的死心,并将你我一同卷入其中。

任何人都想不到,God和Bas的告别早在第一季结束后就已经有了。它被从三千多公里外的中国带回曼谷,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保留着那个雨夜独有的潮湿冷冽。

它的冰冷让如今二十六岁的我记忆犹新,甚至逐渐冲淡了同样让我记得深刻的,剧终庆功宴的第二天早上,二十岁的我在二十四岁的你的怀里醒来时,那肌肤相亲的温热。

你说,错了又错,是不是度量年轻的准则?





-tbc
-回忆过去 还会回归现实 现实会如何 不能被过去标量

评论(24)

热度(107)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