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 (God×Bas)

01/

十四五岁的时候因为高强度的乒乓球训练,我长高了不少,也飞快地瘦了二十斤。最开始被人夸好看的那段日子,我又惊喜又惶恐,每次都要顿几秒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之前的矮冬瓜了。真庆幸父母在我最丑的时候给我极大的鼓励,所以胖胖的我也依旧乐观闹腾,人缘还不错,并没有因为外形而被谁孤立过。

瘦下来后,很多东西都有了变化。比如梦想。

比起成为一名职业乒乓球选手,更想要成为一名艺人。于是我努力征求了父母的同意,接着只身一人来到了曼谷,求学和发展事业齐头并进。

年少时的自信和冲动,是现在的我再也奢求不来的。

可这种自信和冲动在有段时间里让你很头疼,也让后来的你我吃了很多苦头。

这些年我好几次试图去忘记,那些因为我痴傻固执的少年气而让彼此互相折磨的灰色时期,那些我们躲在城市对角线的两间屋子里放声大哭的痛苦夜晚……可却发现,我根本忘不了。

那些半愈合的伤口恰好长在心口的位置,我活一天,它们就要跟着心脏一齐跳动一天。这是年轻罚我的劫,我忘不了它们,就忘不了你。


在试镜two moons前,我已算是个在电视里露过几次面的小演员了。无数次奔波试镜中我见过许多像你一样又高又帅,长着一张主角脸的男生,他们也只是少了一些机会罢了。

所以认识你,对当年十七岁的我来说本并不算是什么特别的事。

只是在海选现场跟你临场发挥对戏时,一看到你近在咫尺的鼻尖,我竟又将之前在表演课上无数次的教学训练给抛在了脑后。于是十七岁的我害羞时又习惯性地将上下唇绷紧抿起,牙套和嘴唇内壁剐蹭接触的感觉却并不好受。

跟你对戏时其他的一些动作细节早已被时间冲淡得模糊,但那时我红着脸低头去看你胸前的数字编号时,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躁动着尖叫的奇妙感觉,我却一直忘不掉——这个帅气的高个子男生会成为男主角吧?至少带入Wayo角色的我,认定此刻的你就是那个万人迷校之月本体了。

当我跟最后一个扮演Phana角色的男生的表演被叫停时,那时我就觉得你一定会被发掘,你会被选中,你一定会大红大紫,得到万千的喜爱。而我却很忐忑,毕竟清秀好看的男孩子那么多。

没有告诉任何人,等结果的那段日子里,我把自己关在曼谷的家里谁也不见,内心焦灼着度日,每一分钟都觉得漫长无比。我无数次地祈祷神灵,祈求能让我跟你一起演戏。

没错,跟你。

或许那时候,对十七岁的我而言,第一次见面就帮我买水拿外套搂着我肩头安慰我不要紧张的你,就开始变得特别。

就像是躺在我手机通讯录里的,被标注了特殊符号的你的名字一样,你好像被我圈入了心里一个面积极其狭小的待定圈。待定含义模糊,只有十七岁的我才懂。

当导演亲自给我打电话,通知我就是Wayo的那一刻,我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激动地跳起身来。直到听到“Phana的角色敲定了让God来演”时,我才开始真正的欣喜若狂。

我才敢确认那件我始终不敢确认的事——

十七岁的我告诉自己,你就是我的冥冥注定,你就是我的特别。


宣传第一季的那段日子,因为是新人演员,对着镜头时,打心底感谢粉丝感谢机遇的话总是说不完,可是面对那些或刁钻或尴尬的问题时,我们却始终学不会如何去巧妙地应对回答。

没头脑地去说一些让彼此尴尬好几天的话,在你我之间早已见惯不惯。

好几次,我们互相误会,互相疏远,半夜又忍不住互发短信,问彼此到底是不是真的把感情带入了戏外。接着再双双理智地把这荒唐的想法否认彻底。

一直想问,不知道那时的你是不是跟我一样,在关了电话后就开始失眠,心里不断翻滚着酸涩和不甘,直到天亮那刻,再换以短暂而虚假的释然。


你比我稳重的多,最多只是在镜头前隐约泄露些害羞罢了。而我却是症状最严重的患者。

我总是管理不好自己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在你说话时盯着你看,甚至有时过分起来还会直愣愣地站在你面前,生怕你不知道我在看你;在大家都认真看镜头的时候拿着话筒去戳你闹你——破除你的严肃脸,我对此乐此不彼;在你身边时,毫无缘由地去伸手捶你两把,再把头抵在你的肩头,偶尔勾着你的腰抱抱你。

这些眼神和小动作,根本数也数不清。

网上的她们都说是我喜欢你,而你心动了。记得有次我半夜看到那些将你我分析地头头是道文字,心里有些欣喜有些忐忑,于是赶紧找了几首伤心老歌听来降温,却又被歌词给伤了。


你知道我喜欢你么?你是不是也喜欢我?你怎么不跟我说?

那时我十八岁了,我一遍又一遍梳理认识你这半年来发生的所有事,暗暗问了自己一连串挂着自信心爆棚标签的蠢问题,却懦弱地一个都不敢开口说。

十八岁,总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并不觉得“认定God就是我此生要爱的人”这想法有多轻率鲁莽。





-tbc

评论(36)

热度(126)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