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蝴蝶效应》【2】(PhaYo)

01

#谎


四个小时前,God第三次拒绝了Bas的健身房邀约。

用指腹抹抹鼻头,望着手机屏幕下方的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发呆。God不知道要如何去敲击键盘才能编造出一个同时带以歉意和抚慰的合适理由。

「对不起呐Bas,P这几天都没有睡饱啊,下午P就在家补觉休息喽。」

「好的P。」

草草结束的对话内容大刺刺地暴露在眼前,再一次挖空内心积聚的所有坦率。God闭上眼单手按了按太阳穴,在心里默默唾弃自己的心口不一。

或许Bas以后再也不会约他了。God心里泛起淡淡的失落。

是他活该。

……

和Bas认识的第四个月零二十四天。God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同一个人说这么多谎话。

“还不饿呐”
“有点困了呢”
“有事先走一步”
“不好意思刚才没有听到”
“刚才在忙啊没有看到”
“已经约了别人”

……

他是故意的,也是违心的。
这些说过的谎God记得清清楚楚……包括随后Bas回复给他的每一个字,又或者是Bas脸上露出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

在众人看来,God和Bas是两个相当敬业并且进步飞快的新人演员。

拍戏前期的生硬和不自然在后期几乎消失不见。镜头下的拥抱耳语肢体接触数不胜数,他们甚至可以在导演的指示下,为了一个镜头大大方方地当着一群工作人员的面,面不改色的连续接吻五次。

当然,是以Phana和Wayo的身份。

在镜头前保持忘我和专业,这是职业要求演员掌握的基本技能。

而只有God自己知道,一切都没那么简单。

因为演技归演技,面对Bas时自己的心情……却是一天天微妙复杂起来。

和Bas接受的一个十分钟的短小访谈,是自己第一次在以God身份的情况下,全然忘记镜头的存在。

意识到自己眼神里泛滥的宠溺是朝向正对着镜头笑得花枝乱颤的Bas奔涌而去的时候,God表情顿了一下,低下头用手擦过嘴唇,接着默不作声地把搭在Bas肩膀上的手臂收回。

这种带着爱意的宠溺原本只属于Phana,而他却私自给了一个对自己而言及其重要又特殊的人……他的朋友,他的搭档,他的弟弟。

胸膛里一涌而进的罪恶和不安让God心慌意乱。

……

事态却一天天地失控起来,活动期间此类事件频频发生。God拼命想藏匿起来的感情,一次又一次被无数视频和照片捕捉。

从来没有人告诉他,这种专业技能可以钻进他平静的生活,让他的友情变质为混沌不清的爱情。

——————

一个单人采访。

“二十五岁以后,可能会娶妻生子,成立自己的家庭。”

“Bas弟弟还小呐,可以再去享受几年无忧无虑的生活,不用像我一样还要考虑太多。”

结婚生子的话,又说了谎。

可他已经习惯了说谎。

而牵扯到Bas的话说出口的同时,God只觉得……亲手给自己的心泼冷水,真的是有够痛苦。

他已经过了天真的年纪,要更慎重地去考虑将来,但他也并非是一个太过于野心勃勃的人,若不是这次被人推荐来试镜,他估计会默默无闻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模特行业。如果是在喜欢上Bas之前……结婚生子应该是他的真心话。

但Bas和自己不一样。

Bas是一个一直以来努力追逐梦想的孩子。他热爱演戏,眼神中一颦一笑里都散发着演员灵性。Bas说过的,有朝一日,他想演一次真正的“男主角”,God知道,那是玩笑话,更是真心话。

对Bas的喜欢,会彻底打乱两个人的轨迹。

他的轨迹已经偏离,真的不希望,Bas的梦想会因此而受有影响。

对不起喜欢自己粉丝,也对不起Bas。

God想方设法地给自己自私的爱情降温。

他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冷落对自己单方面的喜欢毫不知情的Bas。

——————

和Bas一起在咖啡厅里被粉丝围住,让God始料未及。

拒绝了Bas的邀约后,还是屈服于妹妹要自己陪她去逛街购物的软磨硬泡。

God尽量低调地收拾打扮了一下出了门,没想到在商场一楼咖啡厅买咖啡的间隙,竟然碰到了健完身跟朋友一起小坐的Bas。

尴尬地对视,God从Bas惊诧的眼神里读出几分失望。

这是第一次,自己的谎言被当面戳破。

和Bas之间是隔了些距离的,但不一会儿,三三两两的粉丝就把自己认出,顺带沿着自己的视线认出了埋在座位里低头抿饮料的Bas。

在咖啡厅给粉丝合照签名,接着又和Bas并肩站在一起给粉丝拍了照。

侧头偷偷看了眼正在跟粉丝一起比V合照的Bas,把目光收回,God觉得自己的心脏好似跌进了自己刚买的拿铁里,被苦涩浸泡,被滚烫折磨。

脸上挂着笑容,心却早已身负重伤。

……

——————

越显得疏离,越暴露无遗。

咖啡厅事件后,God开始感受到Bas对自己若有若无的冷漠。

保持距离却又不显得疏远。
打打闹闹却又总是故意泄露出几分矜持。

是他撒了谎,Bas肯定会生气。

可他又如何去跟Bas开口解释呢?

God说服自己,这只是Bas的小脾气,毕竟他的心思最简单,兴许过两天就又会“P'god,P'god”地开始跟他开玩笑撒娇。

但是接连两周,Bas依旧是这样的态度,甚至变本加厉,除了活动时面对镜头必不可少的互动外,私下跟自己的交流越来越少。

自己对Bas时不时的冷落带给Bas的是短暂的行动和言语上的小心翼翼,没过多久他们之间的一切就会恢复如初,依旧是朋友间的正常交往。

而这一次,God却没由地开始心生不安。
未来随着第一季剧集播放的结束,他们一起的活动会变得越来越少,各自的新工作也会接踵而来。

这样下去,他……是否会彻底跟Bas变得生疏呢。

他不敢去想。

……

God改掉了被众人一起哄就面红耳赤手脚无处安放的陋习,他可以自如地搂起Bas做出各种让粉丝尖叫的亲密动作,玩游戏时也会更主动地去接近Bas,他们进行了数不清的鼻尖相触。

毕竟,越显得疏离,越暴露无遗。

无力去扭转的谎言,无力去扭转的关系。
配以接连数日的失眠,让God心灰意冷。

把身体埋进浴缸里,God合上眼,不自觉地皱起眉。

他的心病日益严重。

他也知道,他喜欢的人对这毫不在意。

如果可以……他想回到那一天。









-tbc

评论(31)

热度(104)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