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病毒》(Pha♥Yo/正文完结)

#现实向/所有脑洞勿当真

#看的开心

#戳 【1-5 】 章   

#【6-11】章 ↓↓↓

----------------------------------------

【6】

在“热季”里断断续续滞留两天的大雨终于在傍晚时分拂袖而去。总算放晴的天空没多久却又被绵延的夜色覆盖。

Bas的周末完全被免疫系统和流感病毒的对抗所占据,不过身体还是挺争气地恢复的不错,病毒如今只剩下苟延残喘的份。

在妈妈督促下又吃了一次药,然后被赶到床上休息。关灯之后,裹着被子的Bas百无聊赖地拿起手机刷着IG,习惯性地点开主页,gxxod。

依旧没有任何更新。
可是有爱人的陪伴,God的周末应该是和自己截然相反的幸福吧,他落寞地想。

毫无缘由地,Bas再次被黑夜催生出无边的寂寞因子。思绪不受控制地拼命倒退,那时God说过的话此刻又残忍地逐字敲打在心底。

“Bas,你得知道,你对我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能一直快乐。”

“如果说出来会让你好受些……我不会介意。”

……

我会一直快乐么?带着那份你并不在意的喜欢。

Bas举起手机随意找了个角度拍了张眼前的漆黑,编辑好文字,拇指在屏幕前徘徊了片刻,点了发送键。

“想结束了。因为更想继续好好生活。”

哥,照你所说,我会让自己尽量快乐。
所以喜欢你这件事……我不会忘记,但是也不会再刻意提起。

终有一天,那个可以让自己肆无忌惮地去喜欢的人会出现。Bas呼了口气安慰自己。

可那个人绝对不会是God。

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Bas希望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为他失眠。

——————————————

拍摄继续有条不紊地进行,不再受感冒所支配的Bas觉得活力满满,中午又能吃下去一大份鸡排饭了。

“Bas啊别再吃我的炒饭了啊喂,每周减肥计划又被你给忘了么?!”Kimmon看着不停出现在自己盘子上方的勺子简直生无可恋。

“Kim哥,我就是饿嘛!你也经历过我这个年纪的啊怎么就是不懂我呢!”

“嗷~你小子是在说我年纪大么?!”

“没有啦哥……”

God坐在Bas斜对面看他嬉笑着和身旁的Kimmon边吃饭边斗嘴的模样,心情复杂。

“吃这个吧。”God抬手把自己还剩了大半的猪排饭推到Bas面前。

Bas脸上的笑容收了收,随即又故作自然地展开,跟God点头道谢:“谢了,P'god~”

“我说God啊你可以不要再宠他了嘛,导演和摄像师傅都要愁死了。”kimmon笑着说。

“没事,胖点更可爱啊。”

看到Bas不再接话沉默着吃着猪排饭的样子,God觉得挫败感十足。

尽管Bas表现得再自然,他却看得清晰,横亘在两人之间的生疏果然依旧存在。

他不敢细究,现在的Bas是在走向他,还是在和他相背而驰。

剧情里的Pha终于要向Wayo敞开心扉,他们会互相表明心意,不会再继续错过了。

God也想抓紧Bas。
莫名地不想错过,此时自己对Bas的那种……无从定义的感情。

————————————

手机振动了两下,未读信息提示,发件人Shrln。

“God,我们好好谈一谈。”

这场维持数日的冷战可以到此为止了,God垂眸想。

【7】

Shrln提出分手这件事着实出乎了God的意料。

她确实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可在God看来,她也一直是个遇事做法和态度都极为斟酌的人。

“交往一年来,我们每次吵架后不出两个小时你一定会找我主动和好。”

“可是这次三天过去了,居然还是我先给你发信息见面。”

“你不够像当初一样爱我了God,这对我不公平。”

“分手吧。”

“分手”二字钻进耳朵的时候,并未引起如God想象中会发生的巨大情绪骚动。看着Shrln翕动的橘红色唇瓣,他突然语塞,挽留……他说不出口。

热烈的爱慕期早已呼啸而过,他甚至不太记得起自己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决定开始建立这段恋情。20岁的决定,果然草率而轻狂。

交往一年的时间,不足以让他和Shrln变成如彼此家人般的存在,分开对两人而言也不过是人生中无足轻重的选择。

Shrln化着精致妆容却不带任何感情的冰冷面庞让God看得有些疲惫。

“OK。”语罢,他看到Shrln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或许是觉得他答应得太过干脆。

开始时不以认真去对待的爱情实在易碎,他们都懂。

God想,许是因为,他们都并非为彼此生命中那个真正“对的人”。

——————————————

咖啡厅内一角,God单手拿起纸杯把剩下的饮料一口气喝完,Shrln离开之前的话依旧让他感到荒唐。

“虽然我短期内没有当演员的计划,但最近我的个人品牌刚上线,必要的曝光对我只有好处。所以至少截止到你剧播后一个月,我要你跟我做Ins上的情侣。”

“算是你对我的……说是补偿也不足为过吧?”

“Shrln,这只会给你我带来尴尬。”

“我并不觉得。在我看来……当初我们决定在一起的动机都不单纯,不是么?互相增加彼此的曝光率是我们责任的一部分吧。而现在轮到你了,God。”

God突然觉得一年来自己在这段恋情里投入的热情不值一文。Shrln的话让他彻底将对她的感觉冷冻结冰。

或许自始至终,他们对彼此付出的爱都是不公平的。
可曾经互相陪伴的时光里……他承认,快乐确实存在过。

“我答应你。”

无可厚非了,他不想欠她什么。

【8】

被P'pha表白后,Wayo总是能在学长的眼睛里看到星星。

Bas知道那不是星星,那是再也藏不住的爱情。

——————————

God的演技最近似乎倒退了许多。

总是在镜头前说两句台词就面红耳赤导致表情不到位而被导演叫停,不然就是直接在台词上ng无数次,让本来就急性子的导演濒临抓狂。

Bas完全可以理解God,毕竟对一个明明有女朋友却要跟一个男孩子演情侣,还要向对方自然地表达爱意的新人演员来说,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再加上不久前自己头脑发热对他施加的“告白”,更是让他倍感压力吧……想到此,Bas就满肚子懊恼。

其实面对镜头,Bas也是浑身的不自在。因为最近以及未来他和God两人的戏……几乎都是甜蜜的恋爱日常。

不久前亲手浇灭的火苗,他可不想让其再度复燃……那种心脏焦灼的痛苦他不想经历第二次。

每次对戏或者正式拍摄前Bas都要跟自己做很久的心理暗示,再三叮嘱自己不要把剧情当真。可是一看到God通红的耳根,他的心脏频率就又要失速。

不喜欢他不喜欢他不喜欢他……每当Bas在和God有肢体或语言交流时,他都默默给自己洗脑。

装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逼着自己去面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God的脸……Bas无论如何也无法让自己开心起来。

Bas封藏起来的爱情,已然悄悄酝酿出更让他感到措手不及的情绪。

————————————

把剧组里人手一只的同款水杯放回原位,刚刚抬头,Bas就感到下巴被人轻轻挠了两下。

“Bas前辈,收工后有空嘛?可以帮我指导下演技么~”

God笑吟吟地穿着戏中学长制服站在自己面前,双手插兜的帅气模样让Bas微微失了神。

慌乱地又从桌子上捞起水杯喝了两口,连忙回答:“我好像……呃没空啊。”

“好喝么?冰糖薄荷。”

味蕾被甜甜的薄荷味毫无防备地吻了一下。唇齿间突然充斥的清凉让Bas打了个激灵。

低头,杯盖标签上分明标注着的“Gxxod”让Bas感到羞愧万分。

天呐,他怎么会拿错水杯……

【9上】

 

黄昏将至,阳光已不似白天那般热烈。站在树下的一小片阴凉里,Bas咬着吸管,手里拍戏剩下的粉红冻奶已经喝了大半。等God去取车的间隙,他忍不住又要胡思乱想。

不知道到底怎么搞的……竟然稀里糊涂地答应了跟God一起去吃晚饭。

也许……是那口让他至今难忘的冰糖薄荷惹得祸。

男生之间喝同一杯水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自己紧张羞愤到满脸通红的模样……真是丢脸。

想到当时自己极不自然的囧态,Bas追悔莫及。

其实Bas早就发现,自己告白后God对他的态度丝毫没有变冷淡,甚至反而有时还亲热得过头。
不明白God到底心里怎么想的,更不明白自己该以何种姿态去面对God。

想要保持距离的人是自己,无法推开他的人也是自己。如此心口不一的做法,让Bas觉得罪恶感十足。

Bas长长叹了口气,却无法释放一丝束缚在心的忧愁。

到底……该如何是好。

————————

“想什么呢?” 看到树下的小孩儿长叹了口气,站在Bas身后好一会儿的God终于再不忍心看下去。

“啊?哥你什么时候到的啊……”Bas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塑料杯里的粉红冻奶也跟着跳起来。

“刚到,车在那边。”走上前摸了两把小孩儿的卷毛,God心满意足,“走吧。”

“唔。”

脚尖踩着Bas近在咫尺的影子,不知怎的,God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是太远。

想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无时无刻都能看到他的笑颜。

视线里Bas走路时晃来晃去的左手,他真的好想去握。

God心里越发清晰,他对Bas的感觉好像是……“喜欢”。

——————————

不知道是不是God故意安排,他们去的餐厅就在自己家附近。

虽然Bas已经搬来曼谷有一段时间,但是家附近的饭店依旧没来过几家,包括这个名为Lush的西餐厅。

Bas吃的非常尽兴,演技指导倒是没说几句。靠在凳子上休息,Bas扭头向窗外看去,天早就全黑了。

餐桌上的光线是浪漫的昏黄,Bas抿抿嘴不知道再跟对面的人说些什么好。

“吃好了么?”来自God的发问。

“唔……吃好了。”Bas看看面前的空盘,自己是不是太不客气了……

“家就在附近吧,哥送你回家好了。”Bas在心里呐喊,怎么又要送他!?

“不用吧,也就二百米不到的距离,况且路那么窄车也过不去……”

“那就步行。万一你这个漂亮小孩儿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怎么跟你妈妈交代?”

God的轻笑又让Bas心脏漏了半拍,于是立马侧头装作若无其事看风景的模样,Bas小声反驳“漂亮个鬼啊……“

又能出什么事呢?

或许……如果是跟God两个人一起走在那段黑漆漆的路上的话,他真的会有可能心脏狂跳到晕倒。

……

又是单方面的自作多情。Bas眨眨眼把自己拉回现实,觉得有点难过。

——————————

其实那段二百米的路并非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他和God沉默地并肩走着,点缀在两旁的路灯照旧打出温馨的淡黄色灯光,让Bas今天格外介意。

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和喜欢的人走在这条路上的感觉……一定不是此刻这种希望和失望掺半的酸楚。

“Bas……”

“我知道……你还是对我有感觉,对么?”

“你不用刻意把那份感觉藏起来……我会好好接收的。”

什……什么?Bas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话,定定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身旁的God也停住了步伐。

“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空气凝固了片刻,他听到一个掺杂着犹豫的声音。

“我只是……Bas……别再减少对我的喜欢。”

仅此而已么?

“……呵。”在大脑里反复过滤God刚刚说过的每一个字,Bas苦笑出了声。

心酸混杂着气恼充斥在胸口,让Bas忍不住颤抖。

“凭什么不要我减少对你的喜欢?”

”你现在又有什么立场……可以好好接受我的喜欢呢?”

“你喜欢的人明明不是我……为什么要……”

”这样真的对么?这样不对啊……哥……”

Bas后退了两步,长久以来压抑着的痛苦压的他喘不过气。心中填满的委屈无处发泄,眼框里升腾起的酸涩让他无法再直视眼前人。

垂着头,逐渐模糊的视野里God朝自己走近的步伐隐约可见。

Bas感到右手被一只温热而潮湿的手掌握住,他挣扎了几下,却立刻被缠绕得更紧。

【9下】

夜风温热,裹带着咸咸的伤心气息。

God汗涔涔的手心泄露了他极度的紧张。
被禁锢在自己手中那Bas并不听话的手指更让他感到惴惴不安。

别走……God在心里呐喊。行动上又顺势将低他半个头的小孩儿带入怀里。

“Bas,别走……”God内心的喧嚣让他几乎听不清口中所漏出的呓语般的呢喃。

而接下来的感觉却又让他清醒。
感到怀中人身体的僵硬,感到Bas极力克制的属于男孩儿的抽噎声,感到自己肩头有些湿润了。

让他伤心的人总是自己……God抱着小孩儿的手臂微微收紧。

从身旁经过的三三两两的行人中听到小声的问句,“抱在一起的是两个男生吧?”

God带着怀里的小孩儿转了个身将Bas的头转向背光面,并快速用单手帮Bas把外套帽子扣上。

“对不起。”God觉得他欠Bas一声抱歉。
Bas心中积蓄的所有的不安全感,都是由自己的后知后觉造成,他要担负全责。

“因为我也好喜欢Bas,”

“所以……才不想Bas减少对我的喜欢。”God轻轻在Bas耳边说道。

“本来不想现在告诉你……因为在和Shrln彻底划清界限之前……我不想你再因此受伤了。”

“但现在看来,还是要让你知道的好。”

“关于和Shrln分手的事……我会慢慢跟你解释。”

God吻了吻小孩儿被刘海遮盖住的额头,想给他安慰。

“Bas,你可以接受来自God的喜欢么?”

时间又静止了几秒,怀中始终沉默着的Bas终于微微挣扎着让上半身和自己的分离。

Bas好看的大眼睛近在咫尺,不知是不是眼中还混着泪水的缘故,那时不时闪烁着的亮晶晶的光,让God几乎快要沦陷。

“不可以。”囔囔的鼻音证明了Bas还没从之前的泪水中抽离。

God心里一惊。
下一秒,却又因小孩儿一个突然的踮脚拥抱而松了口气。

————————————

是梦么?
好像不是,舔了舔嘴角,因为眼泪是真的。

Bas没再说些什么,或者说他除了不自觉地“顶嘴”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他只是紧紧的拥抱着God,并且全身心地感受来自God的回拥。

这是他们第一次,能够在戏外贴得这么近。

他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Bas不知道,他太过急切的拥抱,让他错过了比他稍慢了一拍的God准备已久的吻。

【10】

2moons放送第四周,下午活动的结束标志着全天活动的结束。

晚饭后给God打了个电话,居然无人接听。Bas颓废地瘫在床上闭上眼想了想,突然意识到现在God应该是在秀场。

翻了个身拿起手机,打开IG看看有没有今晚God的走秀饭拍。才两个小时没见,Bas就又可克制不住地开始想他。他是中了什么邪……好吧,爱情真的会让人变傻……

可他和God……却还不是情侣。

Bas有鼓起勇气暗示过God……但God只是捏了捏他的脸颊跟他说“不要着急”。

……

或许God他……真的是非常介意Shrln那迟迟不退的“介入”,通过对God的了解,他觉得Shrln的事让God一直对自己抱有一种负罪感。也许God是想在这件事结束之后再……也不一定吧?

但他是真的很着急啊……

可是说实话,Bas对God和Shrln之间的约定……还是非常介意的。

每每看到God和Shrln两人相同背景的照片,郁闷之余,他还是会忍不住点开下面的评论翻看,时不时又被“是情侣互相帮忙拍的么”“真般配”之类的话气到胸闷不已。

虽然听God跟他解释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但Bas还是不明白,分手后还要装作是情侣炒作这么久的意义在哪里……难道不会跟对方带来更多的困扰和厌恶么?

或许是他想法太简单了吧,Bas想,演艺圈还真是套路深。

终于翻到几张饭拍,看到God的完美身材加帅脸,Bas前一秒的郁闷瞬间挥之而去……他哥是真帅啊……

把手机扔在一边,抓起同样躺在床上的下午粉丝送的小猪玩偶,Bas忍不住举起贴在脸上飞快地亲了亲。

那个人那么好看……
那个人喜欢自己!

——————————————

晚上九点钟。

连续多日的工作连轴转,让身体多少有些吃不消。在一天只睡四小时的情况下,头昏脑胀着走完最后一场秀,God切实体会到做艺人的不易。

坐在休息室里,God疲惫地拿起手机翻看。看到来自Bas的未接来电时,顿时觉得精神上得到了莫大的抚慰。

打开line,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敲着:
“Ba~等下一切结束后哥给你打过去。”

“❤️❤️❤️❤️❤️”
还是觉得不够,于是又加了一串爱心。

God实在是累的够呛,想到一会要跟Bas通话,于是在经纪人的车上小憩了会儿养精蓄锐。

下车后便立刻拨通了Bas的号码。

“P'god,结束了么?”电话那头的小孩儿迫不及待地问。

“嗯呐,想你了。”God放慢脚步,心底被心心念的声音唤出一大片温柔。

“唔……我也想你啦……听你语气感觉很累的样子啊,要早点休息啊~”

“是想早点休息,但是更想听到Bas的声音啊。”

“……”

“Bas害羞了么?”God几乎可以想象到电话那头Bas脸红的模样。

“才没有……”真是嘴硬得可爱。

………

半靠在楼梯间的墙面上,跟Bas又聊了一会儿,最终在小孩儿“快点去休息”之类的催促声中结束了通话。God无奈地笑了笑,装填在心里的幸福就要溢出来。

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晚上九点五十五分。第四集放送的时间就要到了。

God大步走上楼梯,拿出钥匙打开门。映入眼帘的那玄关处开着的灯和地上的女士凉鞋却让他霎时间感到困扰不已。

“God,你回来了?”Shrln穿着随意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身后的电视屏幕里正播放着电视剧赞助商的广告。

God不自觉的皱眉。
他差点忘了……那该死的承诺。

【11】

一张露出脚趾的照片,电视机里是Wayo被Pha压倒的镜头。配文“做了”。

Shrln走后,God躺在床上看着她不久前发的IG,内心烦躁。

这条露骨的IG怕是要引起粉丝的狂轰滥炸了吧。God再次跟Shrln发消息,告诉她最好在十二点前删了它。

“你发什么我都OK,但不要扯上Bas。”
God最后跟Shrln声明,他真的不想再跟她有任何交集。

十一点二十分,决定发line跟Bas解释。

“Bas,Shrln发的IG是她瞎掰的,你看了千万别乱想。”

“以后不会再有这种图片出现了,这是最后一次。”

“晚安。”

消息已读,却没有回复。

照片背景是自己的床,床单凌乱,光线昏暗,God真是佩服Shrln的心机。

而Bas……一定会乱想。

前女友拿着备用钥匙不打招呼就闯进自己的家,这种事也着实让God心累。

还好这件事到此全部结束。

身心疲惫,眼皮再招架不住困顿的折磨。God侧躺在床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带着满怀的焦虑和不安。

——————————

这两天难得没有活动,Bas决定回清迈一趟。
在曼谷发展以来,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住。
妈妈经常会带着妹妹来看自己,而自己却是很久都没有回家了。

收拾东西的时候又翻到God不久前送自己的帽子,立马装作没看到似的把帽子随意扔到一边。

他是看到God给他发的消息,但是他不能理解,为什么God会允许Shrln发这种意味不明的IG,更无法释怀孤男寡女深夜独处一室的事实,毕竟两个人之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

Bas从那两个字中读出了满满的戏谑和嘲弄。

“做了”,就算没有,之前……他们也一定做过吧。Bas撇撇嘴,满心悲哀地想,为什么他没有早点认识God呢。

又回想起电视屏幕里自己那表情仓皇的脸……真是无可救药地冒着傻气。

——————————

因为是私人行程,Bas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粉丝特意来看他。笑着跟前来送机的粉丝合影,捏起脸做出无辜的可爱表情,虽然心里郁闷,Bas还是想要表现得开心些,不想让喜欢他的粉丝伤心。

刚过安检手机铃声便响起来,是God的电话。

“Bas,你在哪儿?”

“机场……”

“机场?要去哪里么?”

“好久没回清迈了。”

“不是在生我的气吧?Bas,看到我发的信息了么,Shrln的IG已经删除了,我真的……”

“看到了。我……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不能说了,哥。”

“……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晚上。”

“好,具体时间发给我……明天见。”

“唔。”

挂掉电话,Bas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的自己……哪怕是从God口中听到Shrln的名字一次……都会无比介意。

在背包里摸索了一阵,拿出那顶最后塞进行李的粉色帽子……戴上后扭头跟久久不愿离去的粉丝们笑着挥了挥手,又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

I don't give a fuck.(帽子上的文字)
Gxxod,我懒得理你。Bas转过身,边走边想。

——————————

曼谷又下起大雨,将多日来积聚在城市里的暑气冲刷得一干二净。God打着伞从活动场地出来的时候,甚至觉得暴露在空气中的胳膊有些凉飕飕的。

简单吃了晚饭后便马不停蹄地开车前往机场,无奈又被车流给困在半路。

焦躁地按着喇叭,God看了看时间,Bas应该已经到了。跟Bas发了信息让他到了跟自己打个电话。

没过多久,手机屏幕就突然亮起,是Bas的来电。

“Bas,下飞机了么?怎么回家?”

“呃,现在在和粉丝拍照啊……妈妈妹妹和我一起回来的,等下坐妈妈朋友的车回去。”

“这样啊……”God心里不甘又失落。
“外面雨下的很大,有带伞么?”

“有啊,别担心……唔,哥,不说了啊,粉丝等太久啦……”

“好,回来路上注意安全。拜拜。”

“拜拜。”

“轰隆隆”,雷声肆意翻滚在曼谷城市上空。望着挡风玻璃上被雨刷一次次抹去又出现的雨点,God同样翻腾已久的内心逐渐明朗起来,握紧方向盘的手指骨节泛白。

他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Bas。

————————

洗完澡拿起手机,Bas被来自God的六个未接来电给吓了一跳。

急忙拨回去,立刻就被接通。

“Bas,好想见你。”God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可怜兮兮。

“哥……现在已经快要午夜十二点钟了啊……”Bas看向窗外,雨势依然不小。

“我现在……在你家附近的小路外面。”

“什么?!这么晚你在那干嘛……”

“来见你啊……说好了的等你回来见面的……”

Bas简直无话可说,但对于God的疯狂行为,他除了不解和担心外,竟然还有莫名的心动……

“你等着,我这就下去。”

套上外套,蹑手蹑脚地走到玄关,生怕吵醒隔壁房间里已经睡下的妈妈和妹妹。拿起门口置物架上的那把只用过一次的透明雨伞,Bas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心脏砰砰直跳。

——————————

God挂了电话后拿伞下了车。路上行人寥寥,走上小路后,更是看不见一个路人的影子。

暖色路灯灯光下,雨滴划过空气的轨迹格外清晰,他沿着这条熟悉的小路往里走,没多久,便看到一个撑着伞急匆匆迎面走来的小小身影。

Bas撑着透明雨伞,外套和短裤有些地方依旧被雨打湿,脚上随便踩着的布鞋已经全湿,明显跑地太急。

“打了伞还会弄湿啊。”God心疼地对眼前刚刚站定仍有些微喘的小人儿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小孩儿撇撇嘴,望着自己的眼眸晶亮。

顺势弯腰,快速钻进Bas的透明雨伞下,把自己手中的那把伞合起。突然的动作吓得Bas晃了个神,而后又立马向自己靠近,把伞撑在两人头顶。

盯着两天没见的小孩儿看了又看,God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神经间作祟,鼓动他进行他进行着计划之外的动作。

鬼使神差地低头,又靠近了些Bas那为了看自己而微微仰起的脸。

Bas瞪大了双眼,浓密的睫毛近在咫尺。

“你是想要亲我么,P'god?”

God没想到小孩儿居然会这么问。

“想吻你。”他答道。

“那又有什么区别……”

沙沙的雨声将Bas泄露出一半的惊呼声盖住了多半。但God却听得清晰。

含住小孩儿微微嘟起的唇瓣,细细品尝,随即感受到小孩儿不自觉地微微张开双唇,于是毫不犹豫地深入,温柔地唇齿交缠。

手里的雨伞不知何时到了脚边,God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伸手接过呆滞着的小孩儿手里紧握着的伞柄。

“Bas,这才是吻呐。”
看着丢了魂儿似的Bas,God忍不住笑出声。

雷声阵阵,仿佛在督促他做些什么。
God亲了亲Bas的鼻尖,轻道:
“可以跟我交往么,N'bas?”

God目不转睛地盯着Bas的眼睛,接收着其中泄露出的藏不住的笑意。

“准了,P'god。”语罢,便被小孩儿轻轻圈起脖颈,吻住了自己本想继续表达爱意的唇。

Bas可真是个心急的小胖子,God想。

单手揽住小孩儿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

患了流感的God每天像个大型犬类一样委屈巴巴地向自己要抱抱,流感病毒和爱情病毒的微妙碰撞,让Bas几乎要招架不住。

笼罩在曼谷城市上空的大雨依旧没有停息,
还好,他的爱情已经放晴。









-The End-

评论(10)

热度(123)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