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病毒》【1-5】(现实向)(Pha&Yo)


△由于不可抗力因素更新太慢…就整合一下让大家看得方便吧。
△大家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ฅ(*°ω°*ฅ)*
————————————————

【1】

Bas不曾跟任何人讲过他的心事。

明明才刚进入演艺圈不久,就将镜头内外的关系梳理得一塌糊涂,呵,真是个不合格的演员。日复一日的自嘲,自己都觉得累。

每天入睡前告诉自己,拍摄结束后自己的生活轨迹一定依然照旧,不会跟任何人有过多的重合,尤其是那个人。可是闭上眼的瞬间,那个人就又出现,可让他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连续多日,深夜翻来覆去着痛苦,直到眼皮再招架不住生理上的困顿粘在一起。一夜无梦,亦或者梦里全是他。

意料之外地又迎来一场流感病毒和自己身体的完美结合。

囔着鼻子对戏,恰好又是海边Wayo含泪和Pha争吵的那场。

Bas努力让自己放松,开始酝酿情绪,眼泪呼之欲出的时候竟有眩晕的感觉,病毒的存在感此刻很强烈,他却没有喊停。

台词里捎带的情绪很丰满,肢体语言也恰到好处,Bas被Wayo不自觉的抽泣声惊醒,还好这场已至收尾。

感冒却意外地让演出效果增倍,录像的导演很满意。

Bas拿着水杯赤脚坐在木制地板上大口喝水,用另一只手在包里翻找早上出门前妈妈给自己装好的感冒药。

他已经在试着全身而退,不再把他和自己关联在一起,有关任何事。视线里装满了他的是Wayo,而“卡”声之后Bas没有权利再对他抱有任何想法。

“感冒了?”Bas抬头,闯入视线的是God关切的眼神。

“不严重。”鼻音很重,自己也感觉得到。

“好好休息,我跟导演说一下把我们剩下没对完的戏往后排……”

“不用。”Bas立即反驳。如果排到明天,他们还要再见面。

“我……完全没有问题。”嗓子却是越发疼痛,拿起水杯,Bas试图用水润去那衡在喉根处的痛楚。

“…OK。”
God没再说什么,拿着手机出了排练室。

Bas觉得脱力,草草吞下药片后把身体整个交付给墙壁闭眼休息。

这太他么痛苦了,他再也无法忍受跟那个人说话时,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压制的心脏挣扎撕扭的痛感。

另一种病毒怕是早已深入心骨。Bas近乎绝望地想。

【2】

Bas的单恋是一块不起眼的灰色陆地,雨季绵长使附着在上的泥土松软而脆弱,疯长的爱情也自觉长成秘密的形状。

接近晚饭的时间,排练终于告一段落。大家陆陆续续离开,休息室只剩他和God两个人。

套外套的时候无意听见God打电话,“这场雨下的真是莫名其妙……好……明天七点……对……我去接你……”是跟很亲密的人说话的语气,电话那头的人是谁,Bas心知肚明。

“Bas,你怎么走?外面雨很大啊。”God挂了电话把手机塞进牛仔裤口袋,顺手拿起身边他和Bas两人的包。

“唔……出租车吧。”Bas感到体温有些回升,只想快点回家。

“哥开车来的,顺路载你好了。”God冲他挑了挑眉。

“不用……我半个小时前叫的车,应该……已经到了吧。”Bas手忙脚乱地拉上外套拉链,一想到要跟God单独两人在同一个车里呆着……他不敢想。于是又用谎话应对。

“嘶……”God走到Bas面前,并不温柔地揉了两把后者乱蓬蓬的头发,“你这小子这两天怎么老是用各种理由拒绝我?”

Bas头皮发麻,心里一惊,心虚地说了句“没有啊……”

“可怜的家伙,我看你脸色一直不怎么好啊,感冒真是折磨人。”God伸手戳了戳Bas稍微有些消瘦的脸蛋,手感却依旧很好,开玩笑似的又隔着两层衣服捏了捏他腰间的软肉,“都瘦了……”

Bas扭了扭身体本能地后退,
“你不要老是摸我。”话刚说出口,Bas就开始后悔,自己的反应似乎太过了。

God把僵在半空中的手收回,意识到Bas语气不太对,于是尴尬地抿了抿唇。总觉得最近两人的关系哪里出错了。明明之前是那么亲密要好。

“路上注意安全,那哥就先走一步啦。”

Bas伸手从God骨节分明的手中接过自己的背包,努力扯出一个自然的微笑,“好,拜拜啦哥。”

道别后,Bas把头低下故作整理衣服的样子,不去看God消失在门口的背影。

被流感病毒折磨的我让你担心,我很抱歉。
Bas想,但是即便是这般的可怜模样也无法说服他自己去奢求来自于God的一点点照顾和安慰。

他们之间的亲密只能限于镜头前,Bas不止一次地告诫自己。在现实中逾越一点,都让他忐忑不安。

名为暗恋的病毒已经滋生至自己的每一根神经间隙中,他生怕那个人的温柔,哪怕仅是一点点,被那些贪婪无厌的病毒汲取,也会使它们再次活跃起来,鼓动他将自己藏掖已久的病症曝光。

对God的喜欢,毫无疑问是一种病症,一种会伤害到许多人的病症。

————————————————————————

鬼使神差地在门口的便利店买了把透明雨伞,和Wayo的那把模样相似。站在屋檐下撑开伞的瞬间,Bas才意识到自己又在犯傻,于是在心里苦涩地对自己小声说了句“抱歉”。

湿冷的空气里,弥漫着泥土淡淡的腥甜气息,可惜患有流感的人却闻不见一毫。

此刻打溅在曼谷水泥马路上的大雨也许不久后就会停息。

Bas吸了吸鼻子想,可是自己爱情,到底何时才会放晴。

【3】

就算是楼道里没有安装冷气,被大雨冷却了好几摄氏度的空气穿堂而进,已算得上足够凉爽。或许是休息室冷气开的太大的原因,走出门被楼道里所填充的气体包围时,竟让God有些喘不过气。

只身一人站在电梯门口,等待着楼层数字闪烁到11。

Bas眼神躲闪着对他撒谎的样子停留脑海至今,God心脏微微泛酸,微恼和担心杂糅在一起,让他解锁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感觉。

比起这个,他更担心病怏怏的Bas怎么回家。分明记得那家伙没有带雨伞,背包又总是整天被奇奇怪怪的东西塞得鼓鼓囊囊,拎在手里沉甸甸得分量不小,不知此时的他能不能承受的住。

回想起对戏间隙,Bas几乎没跟自己怎么交流,只是抱着水杯面无波澜地咕咚咕咚喝水,偶尔会带着笑意跟工作人员聊上几句。若换做从前,对戏一结束,Bas一定又要摆起小前辈的姿态一脸严肃认真地对自己的演技进行轮番点评。

God被晾在一边百无聊赖地刷着IG,时不时朝Bas那边瞄几眼,再无法向往常一样戴上眼罩倒头就睡。

—————————————

God觉得自己好像比想象中更关注Bas。现在想想,自己似乎总是无意识地想要逗他笑,无意识地想要在各方面照顾他。可除了他是小自己四岁的弟弟这个理由外……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Bas是海选的时候才认识的弟弟。
大大咧咧的待人很真诚,笑起来治愈的模样小太阳一般温暖着周围所有人,包括自己。

几个月来随着拍摄的进行以及私下的小聚不断,这段友情早已在自己心里生根发芽。

God是个极为慢热的人。他也知道自己懒散并且内外不搭调的两面人格使他在交友方面存在着严重的硬伤。

但Bas对自己自然的亲近和信赖,却总能让他不自觉地在Bas面前无所顾忌地敞开心扉……
他知道到现在为止对他来说,Bas绝对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

“哥你硬照里的姿势也太帅了吧,教教我啦!”

“哥我中午又没有吃饱啊超想吃你的巧克力的……”

“哥,Beam刚才拍你睡觉的丑照时被我拦住了你得奖励我啊哈哈哈!”

“P'god我觉得你可以靠我再近一点,演戏怎么能害羞呢!”

……

明明那么活宝的家伙……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
“操。”一想到此,心里就似是被异物抓挠般难受。

伴随着电梯门打开时“叮”的一声响,God毫不犹豫地转身,大步朝来时的方向奔跑。

God微喘着站在已经上锁的休息室门前,胸膛里郁结着懊恼,这小子走这么快也就算了……干嘛走步梯下楼。

是多有不想见他。

于是带着一肚子的疑虑和火气又奔向楼层另一侧的步梯。

当小心翼翼跟着那和自己相隔两串楼梯熟悉的脚步声时,God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奇怪,却依旧停不下步伐。

担心他的感冒,怕他淋雨,不想他因谎话被揭穿而感到手足无措,很害怕他又用蹩脚的理由搪塞自己,更害怕他对自己冷淡着不言语……

God内心被无数个不确定因素填充着,迫切而酸涩。他感到自己的汗水正在冲破毛囊的束缚,和湿热的空气结合。

竟然开始紧张。

Gxxod,你他么到底,在紧张些什么?

【4】

Bas犹豫地撑起那把透明雨伞,片刻后又落寞地将伞合起。

看到这一连串动作的God内心泛起一阵莫名的酸涩。好像收到一些模糊不清的讯号,有什么东西正在挣扎着破茧而出。

晃了晃脑袋试图摆脱层层覆盖自己的异样情绪,God迈步朝那个身着运动装的男孩走去。

“出租车还没到么?”并肩站在Bas身旁,God拍了拍男孩近在咫尺的肩膀。

Bas错愕地扭头,愣了几秒后,又别过头支支吾吾道:“唔……雨太大……好像来不了了……”

几秒钟的简短对视,God清晰地看到Bas眼底填满的惆怅。

“这样啊……”
自然地从Bas手中拿过那把崭新的透明雨伞,撑开举在两人头顶,故作轻松的语气:“走吧,送你回家。”

看到Bas嘴唇嗫嚅着动了动,God知道拒绝又要呼之欲出。快速伸手揽住Bas另一侧的肩膀,在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时候,带他走进声势浩大的雨幕里。

—————————————

失了节奏的双脚不断踩入雨滴跳跃的水洼里,Bas低头,看到脚上冰冷的匡威帆布鞋果然已经湿了半截。

再抬头的时候,余光扫到God举伞的右臂,白色棉T布料已经被雨水打湿,勾勒出他明显的肌肉线条,原本被主人藏匿在衣物下的纹身此时若隐若现。

Bas想起不久前拍过的那场雨戏,Wayo的P'pha也是如此狼狈而性感的模样……

而那从歪向自己的雨伞中倾倒出的God不经意的温柔,Bas却不敢去接。

透明雨伞,下雨天,暗恋……如此巧妙的重叠,让他几乎又要越界。

——————————————

车子发动,两人间微妙的气息也被带着穿梭在此刻曼谷湿漉漉的街头。

等红灯的间隙,God终于忍不住开口。 “Bas,感觉最近你真的怪怪的……”

“跟别人都正常交往,唯独懒得搭理我……”

“我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跟我讲啊。”

Bas抱着背包僵硬地坐在副驾驶,淡淡道
“只是感冒了……提不起精神而已。”

“小骗子,又敷衍我。”

“真的……”Bas吸了吸鼻子。
“跟你交往太累了,你老逗我,会让我不自觉讲很多话。”

“什么鬼理由……”God无奈地苦笑,顺手抽了几张身边的抽纸给Bas递过去。

“不用了……我包里有……”说着就要拉开背包拉链。

God捏着纸的手指刹得松开,几张手纸软趴趴地飘落在Bas粘带泥点的鞋边。

God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

他绷着唇沉默着地把车停到路边。
扭过身子盯着Bas微微颔首的侧脸。
车内没有开灯,暗淡的天光下,Bas微微翘起的睫毛阴影他看的清清楚楚。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你告诉我,别再让我猜。”

“……”

“我害怕……”害怕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你疏远……失去你这个……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朋友。

Bas眼睛轻轻闭了闭又睁开,然后缓缓朝他扭过来,和他四目相对。

微微泛红的双眼,泄出汹涌的委屈和悲伤让God的心脏霎那间被冲缺了一角。

“哥……”视线中Bas的嘴唇动了动,带出的声线颤抖。

“我不是Wayo……却好像……擅自喜欢上了他的P'pha……”

“我是不是做错了……”

【5】

God觉得自己……真是太糟糕了。
努力在Bas说话期间控制自己的情绪,却还是……他知道他此刻无处安放的眼神一定让面前的孩子很受伤。

因为喜欢所以不想让他困扰,因为喜欢所以处处躲着他。

明明喜欢女生,却并不觉得Bas对自己的喜欢另类而不妥,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God感到心惊肉跳。

“哥,你一定很困扰吧……”

“对不起……可是就算你知道我……我们也绝对不可能的不是么?”

“你不会变……我也会像以前一样……”

“我还是希望你和Shrln姐好好的……我只是……只是想让你知道……我……”

看到Bas紧张地抱着背包语无伦次地向他解释的样子,God心情复杂,横亘在心口的愧疚感却很是清晰。伸手摸了摸那孩子的头发,然后努力组织语言。

“Bas,你得知道,你对我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能一直快乐。”

“如果说出来会让你好受些……我不会介意。”

……

无法为之前自己内心的种种煎熬做出解释,无法为之前自己行为的不可理喻而做出解释,甚至无法试问自己的内心,为何会砰砰直跳,泛滥着让他负罪的惊喜。

但God告诉自己,他能做的……只能到此为止。然而与此同时,心底有个声音却不受控制地呢喃,这似乎还远远不够。

他看到Bas睫毛轻轻煽动了两下,然后冲自己努力绽开一抹笑容。

“谢了……哥。”

那个笑容依旧好看,但是附着的勉强和心酸却牵扯着God的心脏钝痛。

这是第几次,我……因为你的难过而难过呢?
God双手握紧方向盘。

他不敢去数。

——————————————

周末过得并不愉快。一方面担心被流感折磨的Bas,一方面又和女友Shrln大吵一架。

他只是在Shrln要求让他跟自己拍相同背景的照片发IG的时候说了声“不”而已。

换做平时他当然会顺势配合一下女友这种小小的秀恩爱要求,但是现在……他却害怕同样玩IG的小孩儿会看到……他不想再让他伤心了。

本以为会以一场短暂的口角而结束,可Shrln的话却让God不得不重新审视这段他自以为让两人都舒服自在的感情。

“是因为马上要大红了所以怕我这个女友影响你的热度么?God你别忘了你刚入模特圈的时候我的热度可是帮了你不少忙……”

God从来没有想过,他自以为性格洒脱的女友,原来这么在意这些东西。他从来没在意过这些和自己的现实生活毫无关联的该死热度……他的想法很简单,只是在顺着生活的脚步努力工作,希望自己事业有成,努力赚钱回报父母然后再做一些自己更想做的事……

第一次,对面前的那个脸蛋身材姣好的女生而感到失望和厌烦。

是他想多了么?

God躺在床上,随意翻看着那些曾经出现在Shrla的IG中自己充满爱意的留言,觉得自己真是蠢得可怜。

刷新了一下界面,一张黑乎乎的图片突然出现,是Bas更新了IG。

“想结束了。因为更想继续好好生活。”

屏幕自动熄灭的一瞬间,God也被纯粹的黑夜包围。

终于明白图片的内容。

是要结束了么,来自小孩儿的暗恋。

怅然拥挤在胸膛里,密不透风,让God预测到一场盛大的失眠。







-tbc

评论(8)

热度(121)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