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Ugoo_

瞎磕大户

(Pha&Yo)【病毒】【1】

——————————————————————
△试着写现实向,却虐了胖胖…我已经准备好迎接老铁们的小拳拳了
△纯脑洞,先虐后甜
△对PhaYo有执念
——————————————————————

【1】

Bas不曾跟任何人讲过他的心事。

明明才刚进入演艺圈不久,就将镜头内外的关系梳理得一塌糊涂,呵,真是个不合格的演员。日复一日的自嘲,自己都觉得累。

每天入睡前告诉自己,拍摄结束后自己的生活轨迹一定依然照旧,不会跟任何人有过多的重合,尤其是那个人。可是闭上眼的瞬间,那个人就又出现,可让他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连续多日,深夜翻来覆去着痛苦,直到眼皮再招架不住生理上的困顿粘在一起。一夜无梦,亦或者梦里全是他。
意料之外地又迎来一场流感病毒和自己身体的完美结合。

囔着鼻子对戏,恰好又是海边Wayo含泪和Pha争吵的那场。
Bas努力让自己放松,开始酝酿情绪,眼泪呼之欲出的时候竟有眩晕的感觉,病毒的存在感此刻很强烈,他却没有喊停。

台词里捎带的情绪很丰满,肢体语言也恰到好处,Bas被Wayo不自觉的抽泣声惊醒,还好这场已至收尾。

感冒却意外地让演出效果增倍,录像的导演很满意。

Bas拿着水杯赤脚坐在木制地板上大口喝水,用另一只手在包里翻找早上出门前妈妈给自己装好的感冒药。

他已经在试着全身而退,不再把他和自己关联在一起,有关任何事。视线里装满了他的是Wayo,而“卡”声之后Bas没有权利再对他抱有任何想法。

“感冒了?”Bas抬头,闯入视线的是God关切的眼神。

“不严重。”鼻音很重,自己也感觉得到。

“好好休息,我跟导演说一下把我们剩下没对完的戏往后排……”

“不用。”Bas立即反驳。如果排到明天,他们还要再见面。

“我……完全没有问题。”嗓子却是越发疼痛,拿起水杯,Bas试图用水润去那衡在喉根处的痛楚。

“…OK。”
God没再说什么,拿着手机出了排练室。

Bas觉得脱力,草草吞下药片后把身体整个交付给墙壁闭眼休息。

这太他么痛苦了,他再也无法忍受跟那个人说话时,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压制的心脏挣扎撕扭的痛感。
另一种病毒怕是早已深入心骨。Bas近乎绝望地想。




-tbc

-考完一门给自己先挖个坑

戳【病毒#2】

评论(6)

热度(101)

© BeforeUgoo_ | Powered by LOFTER